目前分類:情與易-短篇小說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白色巨塔的粉紅誘惑小護士-曼秀雷敦 


 最終話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色巨塔的粉紅誘惑小護士-曼秀雷敦 


 最終話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白色巨塔的粉紅誘惑護士-3 

 

第三話

        每天的巡房總是讓沈宇宏醫師這個年輕人精神振奮。從小家境不好的他一直告誡自已要努力、為家人付出一切,不可以輸給別人。在他的心中是充滿壓力的。只要有一點點輸給別人,他就無法原諒自己。好強的個性讓他每天都比別人更加勤奮。時間永遠是花在課業、研究、實驗、研討會等等。至於社交,他能躲就躲,能避就避。但他對病患總是多了許多的關心和愛心,看著病患從痛苦中恢復是他的成就,病患口中的感謝是他認為人生中最大的肯定。他醫好的病患數量是他計算成就感的依據。他自己在電腦中有一個程式是統計他醫好的病患數,每天看著這樣的數字他總是會很開心。他會設定一個數字,在多久的時間內要達成,若達成目標,就會出國犒賞自己一下,然後再訂一個目標來破自己的數字,他想著在他將來的墓碑上一定要刻上自己所醫好的病患數以紀錄他這一生的努力。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白色巨塔的粉紅誘惑護士模型 

 

第二話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在台灣的角落,真實上演的故事所改編護士 


白色巨塔的粉紅誘惑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終於得到了升遷了,耶耶耶!!」再多的喜悅也不能形容此刻吳益軍的心情。最近吳益軍真是雙喜臨門,美麗的女朋友終於答應了自己第9次的求婚,前8次的沮喪都不算什麼了。不但抱得美人歸,而且打敗了公司其他強捍的競爭對手,升到了總經理的職位,人事命令下週就會宣佈。自己估計可以拿到的薪水及分紅,每年至少可以拿到二千萬以上。

 這麼好的消息吳益軍一定要回家告訴自己在鄉下的父母,開車在鄉間的路上,吹著微風,風中還夾帶著鄉間獨有燒稻草的味道。吳益軍心中想著這些年的辛苦終於得到了甜美的果實,爸爸在鄉間留著一塊百坪大的空地,要給吳益軍起一間大厝。這也是他從小的夢想,他憑著自己的的努力,十年了,美夢成真,他終於可以體會到古人所講的衣錦還鄉的意義。

 

 Amy是全公司的第一美女,不但氣質特佳,家世也好,眼睛雖然長在頭頂上,但為人並沒有大小姐的脾氣,親和力好到連外國廠商都送跨國來追求,追求者至少超過二百人以上。吳益軍想起來都得意,打敗了許多競爭對手,其中還包含了一些財力遠大於自己的企業家第二代。到了最後自己才是最大的贏家,想著想著腳下的油門就加緊的踩下,最能代表自己現在的心境的是那首“得意的笑“。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天靜綾來找我,心事重重的樣子。不像是平時的她一樣開朗的作風。留學法國的她有種別人沒有的自信,談起藝術時眉飛色舞,好像全天下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從小她就是天之驕女,有個模特兒的媽媽,商界的老爸。把她出脫成一個美女胚子。受盡了天下人的寵愛的她怎會有一臉的秋意?

 

        她第一句話就是說她戀愛了。我連恭喜都沒說:「看不出來啊!滿臉愁容的」她直哭了個滿地委曲,讓人不捨。細問原由之後,原來是交了名叫友凱的男朋友,他又高又帥,良好的背景-醫生世家。在一起時甜甜蜜甜蜜了一陣子,心想自已的未來一定是要交給這個又温柔、體貼、多金又門當戶對的好男人。但他總是忙,,找遍天上地下之後,他又的在身邊出現。靜綾總是氣惱的和他吵,他總是温柔的安撫著她。相處久了心中雖然有問號,但也選擇相信他。這天從死黨口中說出了難以相信的話,她開始信心動搖了。她開始懷疑她的男人有了其他的發展,她抱著懷疑的心來找我。我為她占了一卦《歸妹》,我告訴她,卦為凶,看來是有了其他女子介入,但要更加深入的斷卦,我就請我的老師易愚老師來斷卦。

 

老師說: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專家說:『父母離異會造成小孩的成長中有特別的期望和特殊的個性』,我了解的慧茹從小就是個單親家庭的小孩,爸爸在她八歲那年帶了個漂亮又年輕女人回家,向她媽媽林娣宣告他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因為他喜歡年輕漂亮的女人,不愛老是在家裡看起來像個老媽子的女人,開口閉口都是孩子經,談話沒有內容,根本就是個二個世界的人。又說慧茹是個拖油瓶,醜怪的樣子,根本不像是他的種。

 

那個年輕女人指著慧茹的媽媽說:「女人不美男人不愛,生過小孩的妳看起來就像是妳老公的媽一樣,怎麼會有人醜成這個樣子,妳叫男人怎麼能跟自已的媽媽睡啊?今天不是我來搶妳的老公,是妳老公不要妳,可別怪我了,我向來不跟人搶的。」

慧茹的母親氣紅了臉,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就昏了過去,慧茹撲過去大叫著:「媽~媽~妳怎麼了?」爸爸和那個女人不顧昏過去的女人是否還有氣息,頭也不回的走了,好像是對自已的良心已經有了交待一般。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