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早上,台北內湖的花市就充滿了人潮,車來車往,不論是來送貨的,還是來買花的人潮一直絡繹不絶。金石公司就在花市附近,除了要開公司大會和午餐時間之外,員工的彈性上下班時間,讓公司大廳一直處於人員流動不止,但不至於擁擠的情況。

        Karen一早就坐在公司裡,看著堆在桌上一疊的招標文件和許多行政文書作業,不免嘆了口氣。雖然公司早就電腦化了,但是這些行政流程還是少不了,這本來是助理要做的事,但是助理離職後,一直沒有適合的人選來補助理的缺。讓Karen常為了文書作業而加班,Karen認為是人事部門的葉協理在刁難她,一想到葉協理她就反胃噁心,倒不是因為現在懷孕的關係想吐,而是他太色了,常藉故對她動手動腳的,一雙色瞇瞇的賊眼老盯著Karen的胸前,每回總是叫著「嗨~曼黛協理」。Karen心裏總會回著:「賤男人,死色鬼。」

  那天去人事部門要找個助理來補缺,葉還直接要約她去Motel休息,只要想到那一天就覺得噁心。

      「Karen,妳這麼漂亮又單身那麼久了,沒個男朋友總是會孤單寂寞的啊,我可以來幫妳排解排解,我有微閣的VIP卡哦,等一下要不要一起去呢?」葉協理說。

        Karen氣得漲紅說:「葉協理,我是請你幫忙找助理,這也是你這個部門該負責的,你不要給我我一堆藉口。」Karen停了一下,又說:「看在同事的份上,你剛剛要約我去微閣(Motel)的事,我可以當作沒聽到,不告你性騷擾。下次你再這樣說,我可不客氣了哦!」

        葉協理的臉上由色瞇瞇的笑容變成了一陣青,一陣白。定了定神之後說:「開玩笑嘛~幹嘛這麼認真?咳了二聲,慢慢的拿出一張文件說:「妳要找助理,沒問題的,這裡有張人事職位需求單,請妳拿回去填寫,填完之後請交回來,人事部門簽完後再請總經理簽核,通過後,我們會在網路上發出徵才通知,安排面試的。」

        Karen:「上次我填過了啊,現在文件到那兒了?」

       「我不知道哦,妳是交給誰啊?」

       「交給你的助理啊。」

       「我沒看到哦,不知道她放到那裡去了,今天她休假,妳週一再來問她看看好了。」

        Karen有點惱的說:「我就是不要一直等下去啊,我都快要被文書作業給操死了。你就不能幫幫忙嗎?」

        葉協理一付無所謂的樣子,雙手放在胸前的桌上交叉慢慢搓揉,一面看著Karen:「要我幫忙也不是不行啦,妳總要發揮一下同事“愛“~,我也才好回饋妳啊!」他特別把愛字拉長,讓Karen更加的覺得噁心難受。

        Karen聽完呆了一下,站了起來,看著坐著葉協理坐在位子上,斜眼色瞇瞇的看著Karen,雙手還是不斷的交叉揉著,一付詭計快要得逞的樣子。

        這時,Karen臉上堆起了笑臉,向前彎下腰去,用左手握著葉協理交叉的雙手,輕輕的推了一下,用温柔細嫩的聲音說:「協理~你好壞哦~」,左手還是握著葉協理的雙手。

   葉協理心都快要溶化了,心跳加快了起來,眼睛快要噴出火來,還能聽見他吞了一大口口水的聲音。

   Karen用輕柔撒嬌的聲音說:「你說的沒錯,同事本來就要有同事“愛“~啊,我會把這份“愛“表現給妳看的。」她也故意把“愛“字拉長了聲音,但她說的就比葉協理說起來嬌媚多了。

   葉協理聽完只覺得全身血液向下流,腦中一片空白,人不由自主的慢慢的站了起來。

        葉協理的雙手一緊,原來交叉的手被Karen握的很緊,心中一驚。

        Karen拿起桌上的茶杯,用力的把茶水潑向葉協理的褲子中間,正好不偏不倚的正中他的命根子。

        葉協理大叫一聲:「啊~~」驚慌的跳開,伸手要去拿面紙來擦。

        Karen搶過面紙不讓葉協理拿到,臉上一付得意的笑容,又故意用撒嬌的聲音說:「協理~」

   Karen把手上的面紙拿起來晃一晃又說:「要不要我幫你擦一擦啊?」

   「賤女人~」葉協理大罵,用手去一直去拍掉褲子上的茶水,心想:「還好不是燙的茶。」

        Karen笑著說:「協理,我只是發揮同事“愛“~而己,幫你在上班的時候,冷靜冷靜,你應該感謝我才是,怎麼會發脾氣呢?」說完把面紙盒丟給葉協理。

        葉協理拿著面紙來擦褲子,一面惡狠狠的瞪著Karen,正要開口罵人。

   Karen說:「如果你真要怪我不該讓你冷靜,我們現在就去跟Bill說,請他來評評理,看我做的有沒有錯。」

   葉協理一聽要去跟Bill談,自己一定討不了好去。心想:「今天已經輸了一回,下回再找回場子。」

   「請妳馬上離開我的辦公室。」葉協理說。

   Karen笑著說:「不去找Bill啦?」

   「滾~」

   Karen笑著說:「小女子告退啦~」得意的走了。

   「哈哈哈~」 Karen回想起這件往事就笑的開懷,總算教訓了那個色老頭一頓,但也因為交惡的關係,助理的缺一直沒有消息。自己雖然出了一口氣,但終究沒能討到好處。

   Karen想起墨樵老師常告誡自己的:「《老子》:『吾有三寶,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凡事要冷靜、要沉著,儉就是斂,收斂點好!」心裏忍不住再咒罵一遍:「死色鬼,害我犯戒!」

   Terry敲門走了進來:「Karen 姊,快九點半了,要出門了嗎?」

   Karen:「好,你告訴Amy,順便叫車,我們出發了。墨樵老師要搬家了,不方便去他那裡。所以,我們改約在三民路的一家叫琺樂的餐廳。離我們公司也不遠。」

   Terry:「好,那十分鐘後,我們約在一樓大廳見。」走了出去。

   Karen放下手邊的事,到了一樓大廳,看見Marry正在和一個人談,看來她臉色不太好看。

   「怎麼回事啊,Marry?」Karen問。

   Marry指著那個陌生人說:「這個是記者,要採訪Tom的事,但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叫他離開,他一直賴著不走。」

   「我是〝天天驚奇〞的記者,我叫阿文。」雙手奉上名片,上面寫著曾冠文。

      「好熟的名字啊!」Karen心想。

       阿文問Karen說:「這位小姐,妳好面熟啊~我們是不是在那兒見過啊?」

       Marry不以為然的說:「老套!」哼的一聲,口中唸唸有詞的說:「有奶便是娘。」

       Karen突然想起什麼事說:「我想起來啦!」指著阿文說:「你是……,口水文啦!我是小倫姐姐,你小時候的鄰居啊!」

       阿文被她一提醒,也想到了:「我想起來啦,小倫姐姐,妳升高中時搬家就沒再看過妳啦~真是好久不見。」轉頭得意的向Marry抬了抬下巴。

       Marry:「哼!了不起啊,口水文~難聽死了。」轉頭去忙不理他。

       Karen:「阿文,你可好啊,現在轉行當記者,不錯哦~但是我怎麼沒聽過天天驚奇啊?」

       阿文:「我們是網路新聞,要報導許多不為人知的事啦,而且公司剛開始不久。」

      「原來是網路版的水果日報哦!那可要多加油了哦!」

      「小倫姐姐要多關照一下啦,貴公司的跳樓事件有沒有什麼可以讓我報獨家的呢?」

      「目前沒有吔,沒什麼好談的,新聞都談過了。」這時Karen看到Amy和Terry一起走了過來,再向阿文說:「我現在要和同事出門了,不能和你多聊,這是我的名片,下次找時間去看你媽媽,別忘了幫我向你媽問聲好。」

        阿文失望的說:「好吧,我媽如果聽到我見到妳,一定很開心。」

        Karen:「好,那我們下次再見了哦,對了,你別再纏著我們家的Marry了,讓她做事吧,不然她老闆會不高興的。」

        Marry聽到接著說:「對啊,快走,快走,別妨礙我做事。」

        阿文:「好,我知道了,我們再約時間聊。」

        Karen:「好,拜拜了哦~」說完和Terry、Amy走出去坐上計程車走了。

        Marry向阿文說:「你聽到了啊,拜拜~慢走~」在下逐客令了。

        阿文:「好,我走就是了。拜拜~」轉身走出去,Marry鬆了一口氣低頭去看文件。

       「Marry~」阿文叫她,Marry心想:「又有什麼事啊?」不高興的抬起頭,臉上滿是怒意。

  誰知阿文正拿相機對著她,當她一抬頭時就拍下了Marry生氣的照片。

        Marry由生氣轉為錯愕,再轉為生氣。阿文的相機用的是連拍模式,把Marry的表情變化全照了進去。

   Marry非常氣惱,沒經過她的允許竟然拍她的照片,而且是生氣的醜照。她一直以來對自己的美貎很有自信,但阿文拍的是她沒有心裡準備時的醜照,她不知道阿文會把照片放在那裡,除了生氣還有驚嚇。

   Marry正要發作時,阿文向後逃了出去,一邊哈哈笑的回頭說:「謝啦~今天我回去就有新聞可以交差啦~」

   Marry氣的臉色發白,要追出去,但已經太遲了,阿文跑出了公司就看不到人了。

   Marry回到座位愈想愈氣,眼淚掉了下來:「死口水文,死口水文……..」一整天罵個不停,她對阿文的咀咒已經是生平對所有人的咀咒加起來都還要多的多。從來都沒有人對她這樣賴皮,她決定晚上要去買巫毒娃娃來咀咒死口水文。

   琺樂概念餐坊是在三民路上的一家三角窗的餐廳,離內湖很近,餐廳不難找,家樂福的對面就看到琺樂了。進到門內右邊是白色格子的玻璃落地窗,和白色的天花板成為同一個色調,前方兩側是許多的四個人的坐位,餐廳的中間是玻璃的廚櫃,裡面放著各種各國來的佐料瓶子,各種顏色都有,還沒開始點餐,就讓人覺得有食指大動的感覺。精美廚櫃的左邊是條送餐用的走廊,最左邊是吧台和廚房。中間走到底是一排靠牆的沙發,一整排坐滿可以坐十到十二個人。落地窗外舖了木地板,擺了一排雙人座位,座位旁還有許多可愛的小花草。每當坐在落地窗旁,看日光如水般灑了下來,有種如夢如詩般的浪漫感覺,許多的電視偶像劇和電影都在這裡借景拍攝。

        當Karen一行人到的時候,墨樵老師已經坐在最裡面沙發的位子了。

        今天早上餐廳的人不多,只有墨樵和另一桌坐在門口的二桌客人,應該是還沒到午餐時間吧。

        墨樵老師:「不好意思,最近在搬家中,所以只好約在餐廳見面啦。」

        Karen:「老師您太客氣了啦~是我們要麻煩您過來呢。」接著介紹Amy和Terry跟墨樵老師認識。

        Amy和Terry看著墨樵老師,有點不敢相信他就是老師。因為他和一般的老師不太一樣。

        墨樵老師,看起來很年輕,穿著GIEVES HAWKES的灰白色的襯衫,打著一條黑底紅色小圓點的領帶以及黑色的長褲,左胸的口袋上放著一紅一藍的二隻筆。比較像是雅痞的造型而不像是個命理老師。

        墨樵老師看的出他們的疑惑:「因為我的造型讓你們覺得有困惑嗎?」

        Terry說:「是啊,因為老師你太不像是我們平時所看到的命理老師了。老師不要怪我們哦。」

        墨樵老師笑著說:「不會啦,大家都會這樣想的,不奇怪,沒問題的。」

        Karen說:「我第一次見到老師也是像你們這樣覺得奇怪啦,老師堅持不用現在大家所知道的命理師形象,而是用行動來證明,他才是最有實力的老師哦。」

        墨樵老師:「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你們以後就會知道了。」說著拿起了胸口的紅色筆,在一張白紙上寫下Tom的名字。

        Amy發現了不一樣的事,:「老師,為何你的紅色筆寫出來的是黑色字?」

        Terry:「對吔!為什麼啊?」

        Karen搶著說:「那是老師的陰陽筆啦,紅色筆寫出來的是墨色字,藍色筆寫出來的是紅色字。」

        墨樵點了點頭說:「是的,我們的週遭事物都是由陰和陽組成的,我們談的就是陰陽調合,我們週遭太多的陰陽不調合,所以會造成許不的不順。我用陰陽筆是用來提醒自己和學生們,要注意陰陽調合的事情。」

        Terry:「那我沒有女朋友,是不是陰陽不調合,所以要找個女朋友來調合一下呢?」一聽到,大家都笑了。

        Karen:「我看你雖然沒有女朋友,但是你調合過頭,太虛了吧?」

        Amy也附和說:「對啊,你是沒有固定女朋友,但不固定的女朋友就太多了啦~」

        Terry:「那有那麼多,就那麼幾個而已。」

        墨樵笑笑說:「不是只談那個部份而已,陰陽是個相對抽象的概念,就如同有天有地,有白天有黑夜,有男人有女人,有吉有凶等等。不論是事情或是人,只要陰陽調合就會圓滿。」大家點了點頭

        Karen:「老師,你寫Tom是有什麼用意?」

        墨樵:「他也是我的學生啊,比妳用功哦~我想他的事情應該還沒結束。」

        Amy不敢相信的張大了口說:「我怎麼不知道他是您的學生?」

        墨樵點頭笑了笑,不回答這個問題。

        Karen:「老師,怎麼說還沒結束呢?」

        墨樵:「妳等著看好了,還有好戲呢。」

        Karen心想:「Amy今天就是要來問這個問題啊,就被你猜到了哦。這也太神了吧?」因為Terry也在場,所以只能心中想著沒說出口。

    Amy心想:「老師都知道我要來問了哦?真厲害!」

    Terry則心想:「Tom人都死了,能有什麼好戲,反正不關我的事,先問好自己的事比較重要,說:「我可以先請教老師嗎?」

         Karen早在計程車上就安排好了,大家要問的次序,因為Terry還要去客戶那裡,所以由Terry先問,問完就先離開。Amy第二個問,最後是Karen。

        墨樵:「你們安排好先後次序就可以了。」

        Terry:「那我要講我的八字嗎?」

        Karen說:「不必啦,八字不重要,是你要問的問題比較重要。」

        Terry說:「不必八字就可以知道,這麼神哦。那要怎麼做呢?」

        Karen:「現在己經很先進啦,墨樵老師有開發了一套電腦軟體,可以來作為占卦看出你要問的問題啦。」

        Amy:「這麼先進哦,軟體會不會不準啊?」

        Karen:「準不準,等一下妳就知道啦~」

        Terry:「老師我有一個案子,正在進行之中,我想知道這個案子的運勢如何?我有沒有希望拿到這個案子?」

        墨樵老師要Terry先把問題寫在紙上,然後去洗手,回來坐好靜下心來想他要問的這個問題。

        當Terry準備好時,墨樵老師拿筆記型電腦讓Terry在上面點了三下,螢幕上出現了一堆字

第四十五籤澤地萃卦初爻

萃:亨。王假有廟,利見大人,亨利貞。用大牲,吉。利有攸往。

象曰:澤上於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

序傳:緩必有所失,故受之以損。損而不已必益,故受之以益。益而不已必決,故受之以夬。夬者決也。決必有所遇,故受之姤。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

雜傳:萃聚而升不來也。

初六:有孚,不終,乃亂乃萃。若號,一握為笑,勿恤,往無咎。

象曰:乃亂乃萃,其志亂也。 

        Terry完全看不懂,一臉疑惑的問:「老師,這要怎麼解啊?」

   墨樵:「《萃》卦表示競爭激烈,在《象傳》中解釋這個卦時,提出警告除「戎器,戒不虞。」意思是說要整治武器,做好警戒,以備不時之需。「除」是除草的除,除草的目的是要整治,所以「除」是整治的意思。」

        Terry:「我本來就在努力的準備,但我老是怕準備的不足。老師,要怎麼準備才算夠,才算充足?」

       「這卦辭上說的很清楚,『用大牲』,古代祭祀用牲禮,有大的祭典就要用大的牲禮,例如全牛、全羊、全豬等。表示說你在這個案子中,要送禮,而且不可以小器,要送就要送大禮才行。不然被別人比下去,你的案子就不成了。」

        Terry驚覺到自己少做的部份:「我送的伴手禮都很小,難怪我的眼線老是說我送的禮他們的長官們都不愛,反而送給底下的人去分。我真是做錯了,我回去馬上改。」轉頭看了看Karen,Karen對他笑了笑。

    墨樵:「《萃》卦的大意是精華萃聚,可見得你這個案子的毛利是很不錯的哦。」

   Terry笑著說:「對啊,這個案子算是我最大的一個案子了。」

   墨樵又說:「上卦為兌,兌是現,其中又是五爻與四爻為陽爻,這兩陽爻相比而鄰,九五是君王,九四是手握重權的宰輔,但〈一山難容二虎〉可見這個案子有兩個主要的競爭者?」

     Terry:「沒錯,其他家競爭者都已經被淘汰了,就只有最後二家在爭這個案子。老師,那要怎麼才能打敗另外一家呢?」

     墨樵老師:「剛剛我已經說過了啊,要〈用大牲〉,〈牲〉就是〈犧牲〉,你知道大拜拜時,要殺的那種大豬公嗎?」

          Terry:「我知道啊。」突然眼睛張了好大說:「要那麼大哦?」

          墨樵:「對啊,只要划算,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這不用我說你該知道的。」

          Terry憂心的說:「這我知道啦,但要送大禮也要有長官同意啊。」轉頭再看看Karen。

     只見Karen嘆了口氣,Terry心想:「看來有難度呢,等一下再來問Karen的想法。」

     Karen並不是不同意只是心想:「怎麼每個案子都是要送禮啊?」

          Terry再問:「老師,這個案子會不會最後胎死腹中啊?還是會被競爭對手拿走?」

          墨樵:「你放心,雖然有競爭對手,但不妨礙,卦辭說〈王假有廟,利見大人〉 你一定會有貴人相助,這是《比》卦之象。」

         Terry疑惑的問:「《比》?什麼意思?」

        墨樵老師說:「《比》卦九五的一個陽爻是唯我獨尊,其他的陰爻都爭著與九五相結交,這和《萃》卦九五、九四,二個陽的其他陰爻,也互相競爭結交二陽有類似。陰陽異性相吸,同性相斥這是《易經》的基本道理。九五、九四相斥,其餘陰爻則陰陽相吸,這卦再明顯不過。」

        墨樵老師說的很清楚,但Terry聽的很模糊,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老師知道他聽不懂,再補充說:「總而言之,你放心!你占到初六,在卦的最下方,雖然離陽爻最遠,但是與四爻有相應關係所謂『朝中無人莫作官』做生意也是一樣。就是說你會有貴人相助啦~」

        Terry開心的說:「有貴人就不怕啦~」

        Karen插嘴問:「老師初六其中寫的〈乃亂乃萃〉是什麼意思?」

        墨樵:「這是說Terry現在的心境, 一會聚,一會散;莫衷一是,慌了手腳;烏合之眾,亂七八糟。客戶一會跟你親近,一會跟你保持距離,弄得你不知如何是好!」

        Terry頭一直點說:「就是這樣,沒錯。」又擔心的說:「那這樣下去會不會變糟啊?」

       「這樣的情況不會維持很久的,因為〈一握為笑〉,〈一握〉指的是手握拳頭的長度,大約是四寸左右,本來是度量單位,用來形容很短,引申為時間很短暫的意思。最後的〈勿恤〉就是叫你不必擔心,知道了嗎?」

        Terry高興的跳了起來:「太好了~耶~」Karen和Amy也為他高興。

        墨樵老師說:「記住哦,驕兵必敗,你有好的形勢,記的還是要小心的去經營這個案子哦。」

        Terry:「好的,老師,謝謝你,我會記住的。」

        墨樵:「好,若沒有問題,就請下一位來問了。」

        Terry:「老師,我有事要先離開,這是薄禮,請老師笑納。」拿了一個紅包給老師。老師點了點頭接了過來,放在旁邊桌上。

        Terry向Karen說:「我要先去客戶那裡了,我還有事,回頭再跟妳說哦。」

        Karen:「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啦,放心,我會支持你的。」

        Terry笑著說:「妳也是我的貴人啦~」說完向大家辭行就離開了。

        Karen:「老師喝點果汁,順順口。你看,我還記得你只喝果汁哦~」

        墨樵笑著說:「你倒是很貼心。」

        Karen笑著說:「當然啦~一直要的。」

        Amy:「老師,我要問一下感情的事啦~」

        同樣的,老師叫Amy要洗手靜心,占了一卦。只見螢幕上顯現的是

第五十籤火風鼎卦初六

鼎:元吉,亨

彖曰:鼎,象也。以木巽火,亨飪也。聖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養聖賢。巽而耳目聰明,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元亨。

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

序傳:井道不可不革,故受之以革。革物者莫若鼎,故受之以鼎。主器者莫若長子,故受之以震。

雜傳:革去故也,鼎取新也。

初六:鼎顛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無咎。

象曰:鼎顛趾,未悖也。利出否,以從貴也。 

        墨樵老師皺了一下眉頭,抬起頭看了看Amy說:「是初戀,對吧?」

        Amy不可置信的張大眼睛,過了一會兒,慢慢的點了點頭。心想:「從來沒人相信我年紀這麼大了才有初戀,怎麼老師一看就看出來了?太不可思議了。」

    墨樵:「《鼎》為新,錯《屯》,屯是「剛柔始交」,「剛柔」就是陰陽,因為是「始交」所以是初戀。」

    Amy再次點了點頭

        「這個鼎卦問感情哦~只有兩個字〈艱苦〉。」

        Amy的眼眶已經充滿了淚水,強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不敢開口答話,就怕一開口就會哭了出來。

        Karen看的出Amy的心思,心想:「要問感情的人都已經死了,當然艱苦了啊。」幫著Amy問:「老師,還有呢?」

        墨樵老師嘆了口氣搖了搖頭,Karen緊張的問:「老師,你快說啊,急死人了。」

   墨樵老師看了Karen一眼,意思是叫她別急,然後慢慢的說:「妳已經懷孕了,而且是個男孩。」

   Amy忍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坐門口的那一桌客人以及店長和服務生都轉頭來看,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Karen急著拿面紙給Amy,一邊急著安慰她,另一方面站起來跟其他客人和店長服務生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時情緒不好,打擾了,不好意思。」

   店長是個很可愛的女孩,這時也送上來一盒的面紙,過來關心一下:「還好嗎?」

   墨樵老師用温柔的眼光看著Amy:「沒事啦,別哭了哦。」

        Karen向店長說:「不好意思啦,是一時情緒激動,等一下就好了。」

        Amy隠藏已久的情緒一下子觸動,哭了出來,但理智告訴自己在餐廳中,不適合放聲大哭,很快的收淚。一面哽咽,一面向店長說:「不好.....不好意思,我.....我沒事了。」

        店長很温柔的說:「別難過哦,有什麼天大的事情都可以解決的啦。」

        Karen:「對啊~有什麼事都可以解決的啦,更何況有墨樵老師在。」

        墨樵老師微笑說:「只要妳想開了,什麼事都好解決啦!」

        Amy點了點頭。

        店長笑著說:「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那我先回去忙了哦。」

        等店長走回去後,Karen:「Amy,事已至此,再多聽聽老師的看法哦~」

        Amy心情平靜了下來說:「不好意思,老師,剛才我情緒太激動了,如果有冒犯到你的地方,請你原諒。」

        墨樵:「人非草木,人是有情的動物,我能理解妳的情緒,談不上冒犯。」

        Amy:「請老師再說下去。」

       「好,那我再說下去,這個〈鼎〉卦的互卦是〈大過〉卦,大為乾,乾是父親,過是禍,大過是父死之象,胎兒是遺腹子。」

        Amy淚水直流,但這次並沒有哭出聲音,哽咽的說:「老師,您太準了。這是我一直不敢跟別人講的事。」

   「因為爻辭禮說的很清楚得妾以其子」墨樵說。

        Karen一邊安慰著她,一邊說:「老師,她還沒結婚孩子的爸就死了。而且她孩子的爸另外有個名媒正娶的老婆,那可該怎麼辦啊?」

        墨樵:「我們來看一下爻辭,初爻:「利出否。」表示說雖然你運氣不好,但是要開始轉運了,一切的否運就是壞運,都將會過去,新的運氣會越來越好。」

    Karen問:「要怎麼好啊?」

    「《鼎》之後為《震》,震是繼承家業的嫡長子,將來會有出息啊,而且母以子貴,『以從貴也。』」

    Amy不敢致信的聽到這一連串的答案,彷彿在夢中一樣。墨樵老師竟然就像是能看到自己的過去未來一般,連未來都幫她算好了。

    Karen告訴墨樵老師,她和Amy計劃要去和Tom的父母談小孩的事情,本來信心不太足,擔心會被拒絶,所以先來求老師解答,現在全有了答案。

   墨樵老師同意這個計劃,好像有點欲言又止,把一句話給吞了下去。

   Amy:「謝謝老師,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去和Tom的爸媽談了,謝謝你給我答案了。」墨樵笑了笑謙虛了一番。

        Amy心中有了答案,知道要如何面對未來,很開心,同時也把心定了下來。她送上問卦禮的紅包後就離開了。她家的兔子快要斷糧了,要先去買她家兔寶貝的糧食,因為那隻兔是Tom往生前送她的最後一份禮,應該說是除了肚子的小孩之外的最後一份禮。

        Karen:「老師,我也有一個問題要請教你啦~」

        墨樵笑著說:「妳這個不用功的學生,早就跟妳說,自己來學易經,學會就都是妳自己的,不必來問我,妳自己就會解了啊。」

        Karen:「我知道我自己不是一個用功的學生啦,老師還是要幫幫我哦~我下次用功,下次一定用功。」

        墨樵嘆了口氣說:「幫當然是會幫啊~誰叫妳是我的學生呢?」接著又說:「以學生來說,Tom是比較聰明的學生啦,一點就通,不過他也是時間太少,沒能真正的來學好易經。」

        Karen:「是啊,都不知道他是為什麼要自殺?」

        墨樵老師正色說:「應該另有隠情啦。妳回去將《賁》、《噬嗑》卦拿出來,好好看看啦。」

        Karen臉一紅,知道自己不用功,趕快轉移話題:「老師你也這麼想哦?我也是這麼想,但沒有證據,誰知道呢?」

        墨樵老師:「這倒是不必妳來擔心,自有人可以解決這件事。」

        Karen好奇的問:「是誰啊?」

       「天機不是現在可以洩漏的,妳還是擔心自己的事吧。」

       「對啊,我要問我自己前途的事啦~」

       「Tom往生了,妳是很有可能的升官的,去洗個手吧。」

    洗完手心靜下來占了個卦,是《升》卦九二。只見螢幕上顯示著

升::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

象曰:地中有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序傳:姤者遇也,物相遇而後聚,故受之以萃,萃者聚也。聚而上者

謂之升,故受之以升。升而不已必困,故受之以困。

雜傳:萃聚而升不來也。

九二:孚乃利用禴,無咎。

象曰:九二之孚,有喜也。

        Karen:「我知道升卦九二,這是一個吉卦,光看卦名〈升〉就知道這是個好卦。」心中不免有點得意,雖然跟老師斷斷續續學了些皮毛,但這卦很容易解啦。接著說:「〈升〉是〈積小以高大〉卦辭說〈元亨,利見大人,勿恤,南征吉〉。現在出缺的是副總職位,論年資、經驗和績效,再加我手上快談成的這個十位數字的案子,副總的職位一定是我的。」臉上的得意喜形於色。

       「說的很對,《升》卦是有升官之象,不過......」

        Karen心中一驚:「不過什麼?」

       「利見大人」可以說是有貴人相助,因為五爻是陰,兩爻一陰一陽相應,五爻又是君位,正所謂「朝中無人莫做官」與五爻相應當然就是「朝中有人利為官」,但九二往上要與五爻相應要經過九三,這兩爻相鄰為比「遠親不如近鄰」又同性相斥,九三的阻礙迫在眉睫,所以升官之路是有阻礙的。」

        「阻礙?是誰阻礙?往上升都要經過的是.....?」Karen心中突然一跳大叫:「該死,是那個人事部的死葉協理。」

    墨樵又說:「積小以高大,可見以往的功勞、苦勞、經驗累積,都是你的本錢,這位子應該還是你的,只是爻變為〈謙〉,這字本為〈兼〉,就是一手握兩禾。嗯~官是升了,不過只是暫代並兼本職,若要真當官要再等一陣子。」

    Karen氣的直說:「真是夠了,沒想到有小人,不然早就可以當上副總了。」

    墨樵:「妳要記得哦~要順勢而為,有時也不能強求。」

    Karen:「我知道了,至少我還有希望,而不是完全沒希望,對吧?」

「對啊,所以妳要耐心等待,還必需要努力才行哦。」墨樵說。接著又提醒:「妳要記住,把《升》九二好好看一看。」還連說了兩次。

    「對了,老師,歧陽居士又要開始在我公司大興土木了呢?」Karen把歧陽居士要做的事情告訴墨樵老師,問道:「我是不太相信他啦,但他這樣亂搞,會不會影響到我呢?」

    「當然會的,不好的磁場或亂的磁場會影響到妳的運勢。」

    「那怎麼辦啊?我又沒辦法阻止他來改變,老闆目前算是支持他的。」

    墨樵沈思了一下:「這樣吧,你找個時間,公司沒什麼人的時候,我去看一看。最好不要驚動別人,看完之後我再看要怎麼做才好,至少先保妳不受影響。」

    Karen高興的說:「太好了,那下個禮拜好了,我再和你約時間哦。」

    「妳可要先約啊,我最近搬家可忙啊,要抽時間。」

    「那你收的那個關門弟子沒幫你的忙嗎?」

    「怎會沒有,還是忙不過來,妳知道我的東西多,雜事也多。」

    「了解,了解,不好意思,沒能幫上忙。」

    「妳還是把自己的事情忙完好了,今天就說到這兒,我還要先去忙。」

    「好,謝謝老師。我也要回公司去一趟。」

    Karen和墨樵各坐一部計程車離開了琺樂。

 

        下午在公司,Karen電話確認了今天晚上和曹董的餐會,訂了小巨蛋對面的瑞華餐廳。Karen的安排是先到餐廳吃飯,拉近雙方的關係,再請Bill和曹董談定合作意願和回扣成數,就達成目標了。其實談回扣不過都是一兩句話就可以決定的事情,信任度才是最大的關鍵。吃飯喝酒應酬,都是雙方在測量對方的可信度和拉近關係。

   其實最好拉近關係的地方是三温暖,男人們裸程相見,什麼武器都不能藏,只有最原始的武器在身上,在那種場合雖然兵戎相見,但不適合室內操戈,最好休兵,休兵沒事做,就只能談心了。就像一起當兵的人,都會稱同袍,因為一起裸程相見洗過澡,關係自是更上一層。女人和女人洗三温暖也是相同,可以雙方的心靈更加接近。但男女一起裸程相見,可就不同了,因為只有男人有兵器,弱肉強食,那時男人自然就會使用原始的武器了來侵佔弱者了,根本無法談心,只能談性,雖然這樣的關係也能拉近,但只談性不談心,只怕這樣的關係很難長久。

   曹董會和資訊部的Jack經理一起出席,Bill會和Karen以及公司的業務Rose一起出席。Karen的想法是有二名男客戶出席,自己這一方也要有二名女性出席,才能把吃飯的場子搞的熱閙一點。

   確認了所有的約之後,Karen坐著才剛要休息放空一下。

   桌上電話響了,「喂!Marry啊~什麼事啊?」

   「不得了了,Bill的外婆殺到公司來啦~」

   「什麼外婆啊,老人家不在家享福來公司做什麼?」

   Marry:「不是他真的外婆啦,是他外面的老婆啦~不知道為什麼,來公司亂了啦~」

   「不會吧,那他呢?」

   「逃了啊,這種情形當然要逃了啊~」

   「那關我什麼事啊?那個女人找不到人自然會走啊。」

   「可是她就是不走,我也沒辦法啊。叫了保全,但保全認得這個女人,不敢去趕她走啊。妳幫幫忙,想辦法叫她走啦,不然真的很難看啦~」

   「唉~為什麼連這種事都要我去處理呢?她在那兒?」

   Karen走進Bill的辦公室,看見一地的文件,看來是被人丟在地上的。

   有個女人氣呼呼的坐在Bill的位子上,見到Karen進來就大叫:「妳給我叫那個沒良心的Bill來,不然我不走。」

   Karen打量著那個女人,與其說是女人,不如說是個女孩。應該大約二十歲左右,雖然身上穿著名牌服裝,但可以看出她臉上還是有稚氣未脫。心想:「這個該死的Bill,一定是吃乾抹淨了想跟這個女孩分手,但不知怎麼處理的不好,人家找上門來了,老牛吃嫩草,呸,不屑這種人。」

   Karen笑著開口說:「這位妹妹,妳叫什麼名字啊?」

   女孩:「關妳什麼事啊?去把Bill叫來,不叫來我不走,我還要把我們的事情公佈給媒體,讓他難堪。」

   Karen心想:「Bill現在難堪,等於是公司難堪,可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說道:「小妹妹,妳很漂亮呢~看著都叫人喜歡。可惜我沒有妹妹,不然如果我有個妹妹像妳這樣可愛就好了。」

   女孩:「妳幹麼半路認妹妹?」口氣已經比較緩和。

   Karen:「我是這家公司的副總,妳看看,我長的怎樣,妳覺得我有必要半路認妹妹嗎?」

   女孩看著眼前這個女人,雖然比自己年長,但是身上穿的應該都是名牌,有一些自己都還認不清是什麼牌子,但可以確定的一定是名牌。而且說起話來有條有理,最重要的是那份自信,是自己所比不上的。她又說是公司的副總職位也不小,心中早就願意心平氣和的和她談下去。

   Karen看她的表情,早就知道她已經相信自己的話,並且願意再聽她說下去,問:「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小C。」

   「好可愛的名字哦,我叫Karen,妳好啊。」

   「妳今天來找Bill?」

   「對啊!他不能一直躲著我啦~我一定要找到他。」

   「妳為什麼要找Bill?」

   「他說他愛我,要照顧我,給我最好的,為了我,他要跟他老婆離婚,但這一切都是騙人的,他只是在騙我的感情。」

   Karen正色:「妳怎麼知道他在騙妳?」

   小C說:「我一直問他為什麼不快一點離婚,他用了各種藉口,等了一年了,他就是不離,根本是在裝孝維。」

   Karen問:「他有說過要跟妳分手,不離婚嗎?」

   小C想了一想:「那倒沒有,他就是躲著我。一定是騙我,不然幹嘛躲我?」

   Karen說:「小C,姐姐來說句公道話,這件事情啊…..就是妳的不對了。」

   小C大聲的說:「我那裏不對了?」

   「妳知不知道前二天,公司有個副總跳樓了?」

   小C:「知道啊,又怎樣?」

   「公司有個副總跳樓了,董事會的所有董事都要叫Bill去問話,為什麼會有個副總跳樓,是不是營運有問題?還是那裡有問題?」停了一下心想:「這個小女孩應該不懂董事會是什麼。」又說:「我講的就是Bill的老闆啦。」

   小C:「原來哦,難怪我剛才聽不太懂是誰找Bill去問話,原來是他的老闆。」

   「Bill的老闆若是不高興,不相信Bill就會叫他走路,回家吃自己,妳說這樣好嗎?」

   「當然不好了啊!」

   「妳在這個Bill最忙的時候來吵他,而且在辦公室大吵大閙,如果讓Bill的老闆知道了,妳覺得這份工作Bill還保的住嗎?」

   小C:「我當然不希望他保不住工作,可是他不該騙我啊?」

   Karen:「我問妳一件事,Bill跟妳在一起後,有沒有把妳當成老婆一樣,每個月給妳生活費呢?」

   「有啊!」

   「現在還有給嗎?」

   「有啊,都直接匯到我的帳戶中啊,很準時呢!」

   Karen:「那就對了啊,那表示他沒騙妳,他把妳當成老婆一樣,每個月都給妳生活費。只是眼前有一些難關要渡過,妳要多體諒他一點啊!老婆本來就該多體諒老公的。」

   小C這時覺得是自己太小題大作了,覺得不好意思,但不知道要如何表示,只能點了點頭。

   Karen說:「妳知道就好了,當老婆的就要在老公艱難的時候體貼他支持他才對。我想妳應該也想當個好老婆吧?」

   小C:「當然了啊~我自然是最好的老婆了,只要他懂得珍惜。」

   Karen:「他沒那麼笨啦,妳這麼可愛美麗的女孩,我是男人都想緊緊抓住不放,怎麼會放妳走,會放妳走的才是大笨蛋呢!」

   小C開心的笑了起來:「姐姐,妳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Karen,妳也可以這樣叫我。」

   「好,Karen姐姐,我就先回去了,我先不吵他。妳叫他忙完來看看我,我會等他的,但別連一通電話都不打給我。」

   Karen:「好,沒問題,我會叫他打電話給妳的,妳先回去吧。」

   「好,姐姐妳人真好,下次有空我再找妳吃飯,」

   「好,下次再約吃飯哦,我送妳出去。」

   走到門口時,歧陽居士也從電梯走了出來,看來剛上頂樓去看風水了。

   小C:「歧陽居士~」

    歧陽笑著說:「小C,妳怎麼在這裡?」

   Karen也向歧陽居士點了點頭,心想:「天啊~Bill這個笨蛋,連歧陽居士也介紹給小C認識哦,我想他只差沒把自己的老婆介紹給小C認識了,這個笨男人。」

   小C向Karen說:「Karen姐姐,妳不用送我了,我找歧陽居士談談,看看有沒有讓Bill全心全意在我身上的方法。」

   Karen笑著說:「很好,問清楚一點哦~」

   小C:「一定會的。拜拜~」說著拉著歧陽居士的手走了。

   Karen心想:「事情怎麼那麼多啊?要快點準備一下才行,晚上還要去參加曹董的餐會呢,要早點到,做好準備才行。」拿起電話:「Rose,妳要準備好哦,晚上的餐會,要注意…………」

   晚上的餐會,曹董會再出什麼怪招讓Karen難以應付呢?Bill對Karen的幫忙會知恩圖報呢?還是恩將仇報?Amy要和Tom的爸媽談判是否會有波折呢?

        歧陽居士改風水是否會有效呢?小C會用歧陽居士的方法來讓Bill全心愛小C嗎?墨樵老師的預言是否會準呢?Amy家的兔子又有多可愛呢?

        一切的答案,請看下回分解~

創作者介紹

杰瑞森林(Jerry Forest)易經筆記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阿諾
  • 還不錯看喔~ ^0^
  • 謝謝阿諾,有空常來坐哦~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0/12 13:25 回覆

  • 欣悅
  • 哇~~墨樵老師怎麼那麼準阿
    喔~~這Karen也很有辦法居然能讓
    Bill的女朋友息怒~~太厲害了
  • To:欣悅
    故事的發展會更有趣哦~
    下週會有新故事上場,敬請期待
    要常來哦~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0/15 22:56 回覆

  • 梅子
  • 改風水!? 之前改的不是沒啥用嗎? ?_?
  • 會改的老師來改風水才有用
    不會改的,只會改的更糟而已哦
    歡迎梅子再來看小說
    妳看到第五回了哦
    我要快點生產第九回,上次感冒後就停在第八回了。
    我要努力哦
    還有現在我的主題編號E01開始的是短篇的真實解卦故事改編,比較短,有空可以從E01開始看起哦~
    歡迎梅子姐常來哦~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2/03 00:08 回覆

  • 梅子
  • 保重身體阿~ 明天考完後應該就比較有時間來走走了~ ︿︿
  • 謝謝梅子姐
    我先祝福妳考試順利,金榜題名!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2/03 10: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