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告訴Karen:「跟我一起走吧,我們一起去旅行。到一個我們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很好玩的哦。」

Karen退了一步,害怕的說:「Tom你好好的走啦,以前你是人,我們在一起開心就好,當初談好大家只是玩玩,雙方不必負責任。現在你死了,人鬼殊途啦!你要走,你好好的走就好了,如果真要有伴,就去找你老婆啦,她才是正宮娘娘。不要找我~~~~。」

Tom聽完很生氣一句都不說,一把拉住她的手臂,拉著她一轉身就向前走。

Karen驚駭到極點,知道Tom一定是要帶她往地府去,大叫:「不要啦~我不要去啦~」用力掙扎,但Tom力氣太大一時之間甩不開。

她一直反抗,Tom還是緊緊拉著Karen的手,最後Karen使盡全身力氣用力的甩開Tom的手,一邊發抖一邊用力喘氣著還一邊搖著頭表示不要跟他去。這時Tom回頭看著她,Tom的臉已經變形,變成他死在擋風玻璃上的樣子,左邊的臉凹陷下去血肉模糊中還可以看到牙齦和牙齒,鼻子、嘴巴都在流血,左邊眼睛掉一半出來,有一條細細的紅色肌肉連著眼珠和眼睛深陷的凹洞中。

她大聲尖叫,她可以感到自己的心跳停止,眼睛張大到生平最大的程度。回頭就逃……..

「啊~~~~~~~~~~~~~」

她驚嚇大叫的醒來,下意識的還想翻身逃走,翻到床下,頭撞到床旁的衣櫥。

「啊呦喂啊~」Karen倒在地上,手用力揉著剛撞到的頭。心想:「好裡家在,幸好只是夢。」

Karen嚇出了滿身冷汗,喘了好多口氣,定一定神,心情慢慢平靜了下來。

一看時間:「天啊!太晚了,今天還要去找Bill談判呢。」Karen跳了起來,衝向浴室。

 

    金石公司是責任制,員工上下班不打卡。老闆的想法是,如此一來不必給加班費,就算員工有做不完事情,把工作帶回家去做,也不必給加班費。盡量把工作丟給員工就對了。金石公司還特別為了RD研發部門以及常加班人員在地下室設了休息室和浴室。只要有員工加班太晚無法回家,就可以睡在休息室中,希望員工把公司當成家。不打卡就不必擔心政府來查,是否有加班未給加班費的情形,而員工白天有事可以自由去辦,有彈性的時間,也樂於不必打卡。

大雨一直下,跟昨天的大熱天完全相反,計程車的雨刷刷到最快,透過擋風玻璃還是模糊不清。金石公司從昨天就封鎖車道不讓車輛進入風水車道,以致於車輛只能停在路旁的人行道旁,離公司還有一段距離。

    Karen下車打了傘跑進公司的大廳,但還是不免一身濕。尤其是新買的BALLY女鞋。她把雨傘甩了甩,把身上的雨滴拍了拍,看到Marry在對她笑。

    Marry笑了笑:「妳今天比較晚到哦!」

    Karen:「反正又不必打卡,把工作做好就好。對了!Bill來了嗎?」

   「來了,剛開會呢。」接著Marry小聲的說:「Tom的爸媽還有他老婆帶著二個道士要來招魂,說要等吉時到才開始,現在大會議室中等時間到,Amy在招呼他們,妳….要不要過去看看」

   「以前我們辦活動時,去過Tom家,讓他爸媽招待,他爸媽人很好,反正Bill正在開會,我等一下再找他,先去向二老打個招呼。」Karen說。

    Marry:「這就交給妳啦,這種哀傷的場面,我最不會應付了。見到他們我自己就先快哭出來了,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們啦。」

   「好,我先過去了,如果Bill要出門,妳要擋著他,說我有有緊事要找他哦。」

    Marry:「好,我知道了,妳快去吧。」

 

    大會議室中有條長長的會議桌,左邊前面坐著Tom的爸爸和媽媽,後面坐著是Amy,右邊第一個坐著是Tom的老婆美怡,後面坐著的是一個老道士和一個年輕的道士,他們都已經穿好了道袍。桌上放著招魂的器具,令人難以接受的是中間那個白鐵作成的圓桶,裡面放個小香爐,上面放著臨時神主牌,寫著Tom的名字。昨天還是個生龍活虎的人,今天變成了一個神主牌讓人祭拜上香,真是令所有人難以接受。

    Karen一進會議室就感到氣氛的哀淒:「陳伯伯!陳媽媽!」

    大家都抬頭看Karen,陳媽媽不太會說英文只用中文:「是凱倫哦!」

    Karen:「陳媽媽還記得我。」

    陳伯伯:「凱倫,我也記得妳啊!」

    Karen::「陳伯伯也記得我,很感恩啦~」接著回頭向Tom的老婆說:「美怡,妳好。」

    美怡:「一點都不好,我老公死了,怎麼會好?」

    Karen無端被美怡搶白了一頓,一時尷尬不知該怎麼回答。心想:「美怡就是這樣不討人喜歡,認真來說是很白目。真不知道當初Tom怎會看上她的,難怪婆媳關係也處不好。」

    Amy打圓場說:「Karen,昨天晚上陳伯伯和陳媽媽就從南部上來了,我看他們也是一晚都沒睡,很辛苦,我已經在天廚定了一桌,法事做完我們一起請陳伯伯、陳媽媽用個便餐

    陳媽媽:「不必忙啦,我們今天早上招魂之後,就要去殯儀館了。妳們也要上班,不必為我們操心啦。若是小湯還在的話,我們就可以開心的去吃飯了….」說著哽咽了起來。(陳媽媽老是記不住Tom的英文名,只知道中文叫湯姆,湯姆湯姆的也叫的不順,乾脆叫小湯)

    陳伯伯嘆了口氣:「別哭了,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啦~」

    陳媽媽反駁說:「我才不信呢!為何小湯要自殺?我才不信是因為財務問題咧~我們家又不缺錢,家裡的田地就一大片,就算小湯不上班,這一輩子也不必愁吃穿,一定是有人殺了小湯啦~我唯一的兒子啊~」說著說著又哭了起來。

    美怡:「我也不相信他會自殺,但警察說他是自殺,而且是因為虧空而自殺…..

    陳媽媽生氣的罵:「妳是怎麼當人老婆的,別人說什麼妳就說什麼,是妳老公死了吔,妳竟然就相信他自殺。我們家又不缺錢,家裡的田地就幾十甲,重劃區還有一大片地,若真的有虧空,我們兩個老骨頭拼了命也會幫他啊,難道以我們的財力幫不了他嗎?我就不相信我們幫不了他。」

    美怡心有不服的說:「又不是我說你們不幫他,是警察說他自殺啊,又不是我說的,我也不相信啊!但是警察這麼說,我又能怎樣?」

    陳媽媽聽了更火:「警察也有弄錯的時候啊,他們為了省事,把死因寫成自殺更容易結案啊!妳老公死了吔!為何妳不會懷疑是有人殺了妳老公嗎?難道妳要妳老公死的不明不白嗎?」

    美怡氣憤的說:「反正妳看我不順眼啦~我怎麼說都不對。」

    陳媽媽生氣站起來指著美怡說:「我們Tom是獨子,本來就要傳宗接代,誰知道娶了妳都五年了,連蛋都沒生半個。我本來還以為是你們夫妻二個人身體上問題,幫你們補了半天,原來妳都在避孕,難怪生不出小孩,妳是要我們陳家絶子絶孫嗎?現在成真啦,妳滿意了嗎?」陳媽媽氣得發抖眼淚流著不停的說。

   「我怎麼知道會這樣,我的計劃是我三十二歲,就是明年再生小孩啊,誰知道Tom會這樣….」美怡說著也哭了起來。

    陳媽媽:「妳現在哭也沒用了,我們陳家注定要毀在妳的手上。」

    美怡哭的更大聲了。

    Amy心想這樣下去會很難收拾,出來打圓場:「陳媽媽別生氣了,我想今天會這樣也不是大家願意的,大家心裡都很難過。妳別再怪美怡姊了。」說完眼眶一紅,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說:「我們還是先把Tom的後事辦好再說吧。」

    陳媽媽說:「謝謝妳,艾咪。妳人真好。」陳媽媽看著AmyTom流淚,心中感動,對Amy大有好感。

    Karen怕陳媽媽再發作,跟著幫腔說:「對啦,陳媽媽,Amy說的沒錯,先把Tom的後事辦好,不要讓他在天上看著我們吵吵鬧鬧的,他會不安心的。」

    陳伯伯也說:「是啊,不要讓兒子不安心的走啦,就先辦好他的後事吧。」

    陳媽媽點了點頭。

老道士這時站起來說:「時間到了,各位,我們去招魂吧!」

    Amy領著他們出去了,Karen回到了辦公室。

   「老闆,有空嗎?有事跟妳談一下。」

    Karen抬頭看了一下,原來是自己下屬的其中一名業務經理Terry,他是個很拼命的業務,雖然年輕人脈不廣,但是人帥又很拼,而且人緣很好,尤其是女人緣特好。所以他在客戶公司內的女眼線特別多,有時Karen還需要借助他的女線人來幫忙。但唯一的敗筆就是他跟客戶高層的關係一直無法搞好,但這對Karen來說是件好事,因為高層由她來搞定就好,Terry來搞定下層關係,那就太完美了。

   「有空啊,坐下來談。」Karen說。

   「上次和妳談到的淼順公司的案子,我已經和他們談好了規格,而且探出了他們願意出的價格。但是價格方面原廠i公司不願意降價,我知道妳跟i公司的副總很熟,可不可以請妳跟他談談,看折扣可不可以打的深一點?」

    Karen稱讚的說:「Terry,不錯哦,現在你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的和客戶談完規格和價格了哦,很好。」

    Terry:「是Karen姊教的好啦,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進展。」

    Karen:「好,正好我也有案子要和Michael談,這樣一來有二個案子跟他談,能談判的空間也會更大,交給我吧,我來和他談談。」

    Terry高興的說:「謝謝Karen姊。對了,Karen姊,妳有聽說歧陽居士向Bill說要再改一次風水嗎?」

    Karen不可置信的說:「不會吧,還要改啊?不是改到死了一個人了嗎?」

    Terry把右手中指放到嘴上,比了一個噓小聲:「別這麼大聲啦,Bill會不高興聽到的。」

    Karen也覺得自己太大聲了,但不願意承認自己講錯,低聲的說:「我又沒說錯,都死了一個人了,難道不是風水改錯了?」

    Terry:「誰知道風水有沒有錯?聽說Bill的秘書說,歧陽居士要再改一次風水,Bill也同意了。說要在每層樓安裝八卦鏡,然後在樓頂安裝一個更大的八卦鏡,把煞氣全擋在外面。然後在樓頂的左右兩邊各放一隻飛龍的雕像,就說是飛龍在天,讓龍帶起公司的氣勢。而在前後再各放一隻虎,表示前可以開疆闢土,後不怕煞氣來襲。」

    Karen說:「這麼麻煩哦?」

    Terry:「還有呢!每個業務都要買一個雙蟾咬金放在桌上。」

    Karen疑惑的問:「雙蟾咬金,那是什麼?」

Terry:「本來我也不知道,是看到Bill的秘書拿給我看,講解給我聽我才知道。原來是一般人知道的是一隻蟾蜍咬著一個銅錢放在桌上,但歧陽居士的不同,他說蟾蜍應有一公一母,代表一陰一陽,一左一右,一起咬著一個金幣,金幣上面有著五行八卦的圖案。這樣一來不論人的命是陰命還是陽命都可以適用,而且陰陽二隻蟾蜍合咬一個金幣就會更加牢靠了。」

    Karen:「是這樣嗎?管用嗎?從來沒聽過這樣的事吔。」

    Terry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但我覺得不要愈改愈糟就好了。」突然想起某事又說:「Karen姊,妳不是有認識一位高人嗎?可不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啊?我好不容易有淼順這個好案子,希望能順順利利的拿到這個案子,可不希望中途殺出程咬金。」

    Karen:「你去問歧陽居士就好了啊,他不是很神嗎?」

    Terry大叫:「才不要咧,Tom就是讓他改成了個死命,我才不要呢。Karen姊,幫我介紹啦~拜託啦~我的業績也就是妳的業績吔,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妳可不能見死不救哦!」

    Karen笑了笑:「哈哈哈~你說的沒錯,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我明天早上要去拜訪墨樵老師,你跟我一起去好了。」

    Terry高興的跳了起來:「耶~我要轉運了啦~相信今年的業績一定會做到的啦~」Karen看著他覺得真是個大孩子,還好她對大孩子沒什麼興趣。

    這時Karen桌上的電話響了,Karen:「不聊了,我要先接電話,你先去忙吧。」Terry舉手搖了搖,用嘴型不用聲音告訴Karen:「拜拜~」就走了出去。

   「我是Karen,嗨~Marry,怎麼了?Bill 開完會了哦,好,我馬上去找他。謝謝了哦~拜~」掛上電話後,Karen跑向Bill的辦公室。

    還沒到Bill的辦公室,看見Bill從電梯間走了過來,Karen心想:「還好Marry通風報訊,不然Bill再去開會,我又要等了。」向Bill招手:「Bill大總經理,有事要請教您哦~」

    Bill:「原來是我們公司最美的協理要找我,當然有空了哦~」Bill眼尖看到了Karen那雙Bally新鞋。順著鞋往上看,看Karen心裡很不舒服,有種被侵犯的感覺

    Karen心想:「公司裡只有我一個女協理,最美和最醜都是我包了,你當然這樣說啦。」馬上臉上堆起笑臉說:「Bill大總經理,您過奬了啦,真有重要事情要和商量啦~是森智公司這個案子哦。」

    Bill:「進來坐著說。」

    Bill坐在他自己的座位上,Karen坐在他對面的訪客椅上。Bill開口:「有事就快說,但別再客套了啦。」

    Karen:「好啦~那我就直說了,森智公司的曹董跟你很熟吧?」

    Bill:「熟啊~但那是隻老狐狸,過招時要小心,不能亂答應什麼事。妳…..沒答應他什麼事吧?」

    Karen:「昨天下午他就找了我過去,說剛簽的那個案子要延後。我就追問原因,他說是Tom生前答應了他要給他百分之三十的回扣。現在他死了,要探我們公司的反應,是要反悔呢?還是外甥打燈籠---照舊(舅)?」

    Bill一付疑惑不可置信的問:「曹董跟妳談這麼細哦?」

    Karen很得意的說:「當然啊~Bill你好像不相信曹董會和我談這麼細哦?是懷疑我的能力有問題嗎?」

    Bill馬上說:「不是的,不是的,我在想妳從來沒和曹董談過回扣這件事,如果Tom以前有這項協議,現在死無對證,那曹董怎會輕易的就談起,應該會先靜觀其變才對啊。」

    Karen心想:「Bill這個該死的傢伙,本來就不相信我的能力,還真敢大言不慚,謊話也能說的臉不紅氣不喘的。」信心滿滿的開口說:「本來曹董是怎麼也不肯說的,後來經過我費盡口舌,終於讓他把要回扣這件事說了出來。」

    Bill:「很好,他開口了,我們就有辦法來談了,就怕他不開口,那我們就使不上力了,妳做的很好。然後他還說了什麼?」

    Karen心想:「機會來了,要好好的為自己的前程推上一把。」開口說:「曹董很欣賞我的表現,他說,我努力這個案子,如果成了,升官自然是Bill大總經理會成全,更何況現在有了空缺?Bill很有眼光,一定會升有功的人來當官的。」

    Bill心想:「居然先給我一頂大帽子,真是個好樣的小姑娘。」一付輕鬆的口吻說:「我當然有眼光啦~這份合約很大,若成了,妳整個部門在金石公司都紅了,能不升妳官嗎?」一邊說著,眼睛邊盯著Karen深V領口的深處

    Karen覺得應該再加點力道說:「但我現在去談總是名不正,言不順啦~以前Tom是個副總,談這個合約才符合資格。公司也規定,五億元以上的案子要由副總去談,我們這個案子都不止五億的二倍了。所以總該給我個好辦事的名份吧,不然會不好談呢。」

    Bill覺得這個女人很難纏,看來不是能隨便唬弄就算了的。」心想一想定了主意說:「妳說的也沒錯,至少要一個副總蔡董來應對比較好,以你的經驗和資歷也夠了,但是總也要合規定,不然我就自打嘴巴了。但Tom剛往生,總要有個說法才行,我想一想明天告訴妳。」

    Karen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這個答應,假裝開心的說:「Bill大總經理,我會努力表現不會讓你失望的。」

    Bill:「當然啦,最重要的是要把案子拿下來才行哦。」

    Karen:「當然啊,所以我想約曹董和您明天晚上一起吃頓飯大家談談。這樣有什麼話就直接說了,也能早有個結論啊。」

    Bill大笑說:「原來妳早安排好了,真是很好,很棒。」心想:「這個女人真厲害,先談好自己的好處才要現底牌,看來要防著她一點。看看有沒有辦法收服她,如果收服不了的話,那就…….。」

    Karen:「還沒確定時間啦,但我說動了曹董,你這邊沒問題的話,我就去和曹董確認時間並且訂餐廳。」

    Bill:「好,訂好餐廳和時間跟我的秘書說一聲就行了。」

    Karen說:「好,我現在就去聯絡明晚的餐約。」說完走了出去。

    Bill突然叫住Karen說:「Tom招魂的事,妳幫忙照顧一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請總務支援一下。」

    Karen說:「好,我現在就去告知總務。」說完回頭就走了出去。BillKaren背後認出她的鞋是BALLY,心裡納悶,這個LV小姐什麼時候改成BALLY女郎了?

    Karen一路開心的走回到自己辦公室的門口,突然一陣噁心感上來,快跑向廁所。狂吐了一陣後,覺得不妙,心中下了個決定,晚上下班後要去看一看婦產科,心中祈禱著不要發生不該發生的啊。

 

    Karen進到了婦產科,一看沒有人,心想:「我故意這麼晚來,還好都沒人,我應該是最後一個吧。」一看掛號處沒有人,開口叫:「小姐,掛號。」

    從裡面走來一個護士說:「不好意思,今天別的護士請假,只有我一個人,我剛要準備一個手術,所以走開了一下,不好意思。」

    看著她的口氣很好,Karen:「沒關係,我只是要來驗孕而已。」

    護士:「好,那要先驗尿。」護士指導著Karen去取尿來檢驗,Karen早已經有經驗,就說:「我知道要怎麼做啦~」

    過了不久Karen把檢體(就是尿)拿給護士,護士說:「請坐一下,很快,醫師會跟妳說結果的。」

    不到二分鐘,護士請Karen進去,Karen就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進診間了。

    不到三分鐘,Karen走了出來,坐在待診的座位上。

    Karen心想:「怎麼辦?有了小孩吔,怎麼一點高興的感覺都沒有?怎麼沒有一點點要當媽媽的喜悅啊?」嘆了口氣,抬起頭看著天花板,又低著頭亂抓自己的頭髮。問自己:「我該怎麼辦?我連小孩的爸爸是誰的都不知道了,怎麼生啊?」

    這時,聽到手術室有女人的聲音大聲哭喊著:「我不要做手術了,我不要。我要回家。」好熟的聲音啊,是誰呢?Karen心中直轉,一驚「啊!」是Amy!

    Karen衝到手術室,手術室剛好Amy也開門走了出來。二人一見呆了一下,Amy抱著Karen大哭,一邊叫著:「我不要做手術,我下不了手,我不要殺他。」

    Karen安慰著她:「不哭,不哭,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回頭向醫生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醫生。」

醫生:「沒關係,沒關係。這種事我們看多了,回去想清楚再說。不一定要做手術的。」回頭和護士說:「收一收吧,今天就看到這兒了。休息吧!」

Karen扶著Amy在座位坐上,讓Amy哭了一陣子,好不容易止住哭聲,冷靜下來後,兩眼直盯著Amy,問她:「小孩是……Tom的?」

Amy含著眼淚紅著臉輕輕的點了點頭。

Karen心想:「夭壽哦~我肚子裏的這個搞不好也是Tom的。」轉念又想:「原來謠傳有人在電梯間看到你們兩手牽手,看來是真的。」

KarenAmy:「Tom知道嗎?」

Amy:「還來不及說。」

「那妳怎麼打算?」

「本來打算拿掉的,但我想著我就要殺了他,他不但來不及看到他爸爸,也來不及看到這個世界,就要死了。我愈想愈害怕,我狠不下心也……捨不得。

「那現在妳想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我又害怕殺了孩子,又不想生,我心裡好亂,不知道該怎麼辦。Karen妳最聰明了,幫我想想辦法啦,好不好?」

Karen心想:「我肚子裏也有一個啊,妳要不要幫我想辦法?」嘆了口氣,抬頭想了半天。問:「妳愛不愛Tom?」

Amy:「我很愛他,我本想不計較名份和他在一起的。」

Karen:「那就好辦了。我覺得妳要去跟Tom的爸媽談談,因為他們家就要斷後了。妳要為他們家留下個後,不管妳以後要再嫁給誰,但至少妳要跟陳伯伯和陳媽媽談談,他們是真的好人。」

Amy:「如果他們不要這個小孩呢?」

Karen:「不會的,他們一定會要這個小孩的,只要確定是他們的孫子的話。」

Amy急著說:「當然是他們的孫子啊。」

Karen問:「妳就這麼確定?」其實是Karen不確定自己肚子裏的孩子是不是Tom的。

Amy臉紅著說:「我的第一個男人就是Tom,沒有別人了,我很確定啦。」

Karen:「只有他一個哦?妳還真守的住。」其實話中的意思是要自己守是守不住的啦,但還好Amy沒聽出這個含意。

Amy:「我只愛他一個。」

Karen:「好,那這樣就好辦了,妳一定要去跟陳伯伯和陳媽媽說。」

Amy害怕的說:「我不敢去啦,不然Karen妳陪我去。」

Karen嘆了口氣:「好人做到底吧,我陪妳去,但要週六或週日去哦,明天晚上我有個飯局,明天早上我要和Terry去看墨樵老師。」

Amy眼睛一亮:「就是妳說過的那個很厲害的老師嗎?」

Karen:「對啊,Terry說要改運,所以要一起去。」

Amy:「我也要去問一問,這樣我才好決定去和陳伯伯和陳媽媽談要怎麼談。」

Karen:「好吧,要去就一起去,我們明天早上公司集合再去。」

心中石頭一鬆Amy說:「太好了,明天要好好的請教老師。」

護士來說:「對不起,我們要休息了哦~」

Karen:「好,我們走吧。」

二個人各自坐上計程車回家,Karen在計程車上心想:「我怎麼那麼雞婆啊?我自己的肚子都搞不定了,怎還有時間去管別人的肚子啊?」

嘆了口氣又想:「不必想了,我肚子這個不能生,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爸爸是誰了。」

遇到難題時,Karen的決斷力很強,一旦決定了就一定會達成,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

 

Amy要去和Tom的父母談判,會不會順利呢?Tom的原配老婆會不會答應呢?歧陽居士的改風水會不會順利呢?還是會再搞出人命呢?

Karen升官指日可待,但事情真有那麼順利嗎?曹董和Bill明天的宴會會如何進行呢?墨樵老師會再出什麼高招呢?Terry這個帥哥會招引什麼樣的桃花來呢?種種的解答,請再看下回的金石情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杰瑞森林  Jerry  的頭像
杰瑞森林 Jerry

杰瑞森林(Jerry Forest)易經筆記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bluewhale06
  • 好辦公室的劇情唷~呵呵!
    期待第五回!
  • To:bluewhale06
    預計每週三上傳新的一回哦
    歡迎來參觀指教
    謝謝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0/07 22:17 回覆

  • 華投
  • wow!

    ....好強阿!(厲害

    耶!又是一名小說文者

    很高興跟你做朋友阿!!!!

    ~華投第一次來....~
  • To:華投
    有空要常來啊~
    我寫小說是為了把易經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用到的部份講清楚哦~
    用小說故事的方式,最能讓大家了解了。
    你的圖畫的很棒呢~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0/10 20:35 回覆

  • 欣悅
  • 哇~~寫的很棒ㄝ
    前面恐怖惡夢劇情
    還真嚇人ㄋ
  • To:欣悅
    謝謝妳的稱讚哦~
    大家都說那個惡夢很嚇人,我自己在寫的時候也被嚇到~
    自己嚇自己,很好笑
    第五回預計週二晚上上傳
    記的來看哦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0/10 22:22 回覆

  • chiuanne
  • 大人請問您要寫多少..真想快點看到結局.

    推推推!!..但人老了越來越沒耐心了.
  • To:chiuanne
    我會努力快一點寫的啦~
    謝謝你的支持哦~
    明天晚上會上傳第五回,寫了一萬三千多字,現在潤稿中。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0/11 16:46 回覆

  • 梅子
  • Jerry~ 我最今在忙考試拉~ 不過先來這跟你報到一下! 怎麼連AMY都和TOM有關係勒^^~ 好期待後續發展ㄋ!
  • To:梅子
    辛苦妳啦~
    她們的關係很深哦~
    妳讀書有空時要來看哦~
    歡迎常來~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1/19 22: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