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恩~~,手機在桌上震動著,墨樵老師接了起來喂了一聲。

「墨樵老師嗎?我是SK-3Karen。」

「哦~Karen啊,好久不見啦,近來可好啊?」

「還不就是忙著那個大案子,就是我說的那家森智公司啊。」Karen說。

墨樵老師:「那個案子很久了呢,早就跟妳說這個案子需要時間,還有許多人的障礙要解決,雖然是個大案子,但關節很多要打通,要付出的代價也不小。」

Karen嘆了口氣:「唉~當然不小啦,所以才會搞了那麼久還沒簽約,現在快要簽約了,我的主管還跳樓自殺了,曹董說要延後這個案子,天啊!煮熟的鴨子飛了~」

「妳主管跳樓的事,我看到午間新聞了。」墨樵老師說。

Karen說:「真的好可怕哦!他跳樓下來時,掉在我坐的計程車的前擋風玻璃上,死的時候滿臉是血,而且還瞪大眼睛看著我們,我的三魂七魄都飛一大半了。下次要請老師幫我收驚一下。」

「好啊,我們再約一下時間好了。」墨樵停了一下說:「嗯~妳找我有什麼事就快說吧。」

Karen笑著說:「還是老師了解我,知道我有事要請教老師,真是神算。」

墨樵老師:「少拍馬屁了,快說吧!」

Karen:「就是要問我那個森智公司案子的事啦,本來已經談好了合約內容,雖然還沒簽約,但已經簽了合作意向書和PO了,但曹董剛才打電話來,說Tom副總死了,這個案子要暫停一下。我想問問看這個案子有沒有救?」

墨樵老師:「妳要什麼時候去找曹董呢?」

Karen:「曹董要我馬上去找他,所以等一下就要出門了,但我心裡很擔心,所以趕快打電話給老師,問問看要如何應付?」

墨樵老師:「當初妳說來學易經,但妳三天補魚七天曬網,怎學的會呢?不然妳就自己可以占個卦自己看了。」

Karen撒嬌的說:「老師,你知道我是要忙案子啊,這個案子對我很重要的。這次你先幫幫我的忙啦,你先幫我看看我要用什麼對策來應付現在的情況,不然現在火燒眉毛了,到時候你就會看到沒有眉毛的我了。」

墨樵老師:「哈哈~妳真是太厲害了,在妳危急的時候還能說笑,EQ真是太高了。」

Karen笑著說:「還不是跟老師學的,在最危急的時候更要冷靜。老師快點幫我啦,等我這個案子搞定了,我一定好好去跟你學習啦~」

墨樵老師:「好吧!這可是妳自己答應的,我可沒逼妳哦!」

「對啦,是老師請君入甕,我自投羅網啦,心甘情願的哦~」

    「好,那我先幫妳占一卦,等我一下。」

     Karen說:「謝謝老師~」說完時聽到老師把手機放在桌上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墨樵老師拿起了手機說:「占到的是火雷噬嗑卦九四。」

     Karen說:「啊~噬嗑哦,一聽就知道不太好。」

     墨樵老師:「妳要知道卦中有吉有凶,不一定全好,也不一定全壞。卦象就好像打牌剛開始拿到的牌,牌面一開始可能是好牌也有可能是不好的牌,但用心用策略的去打,還是會胡牌的。妳應該也聽過拿到好牌也胡不了的吧。」

     Karen:「這倒是,那我一定要胡牌,老師快告訴我牌面是什麼意思,那我要用什麼對策去胡牌。」

     墨樵老師笑著說:「呵呵,這時候妳就開始急了哦?好,先來說《噬嗑》卦,這是一個辛苦的卦,有官司之象,卦辭說:『噬嗑:亨。利用獄。』雖有官司之象但基本上是利於處理官司,並無牢獄之災。」

Karen有點憂心的說:「還要打官司嗎?那會撕破臉,將來會沒生意作的,有那麼嚴重嗎?」

     墨樵老師:「妳別急,先聽我說完。《噬嗑》也是一個講究自由市場競爭激

烈的卦,在《繫辭》有談到:「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蓋取諸噬嗑。」因為自由競爭《噬嗑》卦也是爾虞我詐,不是你吃是我吃你,不是我騙你就是你騙我。」

     Karen說:「所以在這個案子之中還有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是我要再去發掘的嗎?」

     墨樵老師:「是的,因為妳現在猜不出曹董的意思,而他又有些不想談清楚的事,妳就要去了解到底他的真正意思是什麼?」

     Karen:「所以不適合直接問,而是需要旁敲側擊的問了,對嗎?」

     墨樵老師笑著說:「很好,妳懂得《噬嗑》的初步意思了。」

     Karen:「那這個案子到底順不順利呢?會不會打官司啊?我不想打官司啦,很麻煩的,又占不了好處,我是要求財的,又不是要求氣。」

     墨樵老師:「妳的觀念很好,求財不求氣,很多人要爭一口氣,爭到了那口氣,但什麼好處都沒得到浪費了時間,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時間也就是青春啦。」

     Karen:「那當然啦,女人的青春苦短,怎能浪費在無謂的事情上,該放下就放下。還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追求呢。」

雖然是在講電話,但墨樵老師仍然點頭稱許:「妳問案子順不順利?由卦象看來,當然不順利而且還會牽連官司,卦辭中的「利用獄」是獄卒,不是法官,所以還好,這個官司只會到警察這一階段不會進入法官那一層,表示有麻煩但最後會無事。」

Karen:「會沒有官司就好,然後呢?」

墨樵老師再說:「九四,是一個梗,意思是說在嘴巴要咬合時,中間有一個梗阻礙上下牙床咬嗑,也就是有阻礙,有一句俚語『從中作梗』,就是表示有人要來阻礙妳。「咬合」可以解釋為用力辛苦而能合,能合就是指合約可以成,交易雙方可以合,但中間有一梗,要用平常更多的力量才能去除。若是妳除去中間這個梗,那合約就有望了。」

Karen思索著:「有人作梗~有人作梗~到底是誰在作梗呢?誰這麼該死敢擋老娘的財路?明明都打點好了啊~難道有人收了好處還白目的要作梗?還是錢拿的不夠?這個程咬金到底是誰?真想殺了他。」想不出來只好再問

「老師,這個梗可以看的出是什麼樣的梗,或是誰作的梗嗎?」

墨樵老師:「當然看的出啊,九四為陽,當是一位男生。四爻是宰輔,職位高的一位男性CEO或是總經理。」

Karen大叫一聲:「原來是曹董,靠~對不起,老師,我不是在靠你。這個老狐狸,我就知道當他兼任董事和總經理一定有所圖謀。」

墨樵老師:「那妳要怎麼辦呢?」

Karen:「打開天窗說亮話,直接去問他到底要怎樣才能讓這個案子通過啊?」

墨樵老師嘆了口氣說:「才說妳的EQ高,妳就忘了要冷靜了。」

Karen深吸了一口氣慢慢吐氣後說:「好,老師,我聽你的,我冷靜。」再深呼吸了一口氣後說:「那我應該用什麼對策才能除去這個梗,對付那隻老狐狸呢?」

墨樵老師說:「對策就是相對之策,對應之策,相反而能相配的就是『對』。從卦上就可以看出來了《噬嗑》的綜卦是《井》卦,就是對策。換句話說《噬嗑》』的狀況可以用《井》卦來作為對策。

Karen:「井,我只想到投井自盡,應該不好吧?」

「井卦不有這樣解釋啦,『井』是指私通,有水源,水為財,看來要去除這梗要花錢才能消災,而且要送的隱密就像井一般隠密。」

Karen鬆了一口氣說:「若只是要拿錢,那可好辦,直接談好價碼,那就手到擒來了。」

墨樵老師:「妳太急了,別忘了《井》的意思,要隠密,不能敞開來講,一定要隠密的談,細心的去談,這樣才會成功。」

Karen:「我知道了,枱面下的事,本來就不可以太張揚。」

「很好,妳知道就好,快去辦事吧。」

「好,老師再見,下次去向您請安哦~拜拜~」

墨樵老師:「好,再見。祝妳順利。」掛上了電話。

     Karen心中想著:「如果有枱面下的交易,那Tom應該已經和曹董達成了協議,那金額會是多少呢?如果太少,那曹董沒必要在乎這個,他不會打電話來。如果太多,超出我的權限那我該怎麼辦?不答應案子就此胎死腹中,那可不行。答應了曹董而自己辦不到,自打嘴巴,到頭還是一場空。真是難啊?唯一的辦法是先套出曹董要的數字再作打算。」心意已定,就收拾包包出門了。

 

     森智公司是間大公司,分公司遍及二岸三地及歐美。森智公司的一樓大廳,先看到的是挑高有三層樓高的天花板,天花板上垂下來的是二層樓長的水晶燈飾,水晶燈中間由一根主軸作為支架,主軸兩側向左五右四展開共有九條向上大S型的支軸,S型的次支軸是雕刻成龍的形狀互相交纏於支軸上。而這九條小龍的鱗片以小水晶構成,每隻龍吐的龍珠是由大水晶構成。主軸的最下方是一隻龍的頭伸著二隻爪子抓住一個特大的水晶作成的龍珠,同時張大口咬住。由下往上看時感覺好像人要被龍給吸上去一般,每次經過就覺得那條龍會把自己的靈氣和財氣吸走不少。聽說是有高人指點,特別去訂製這條龍水晶。這個水晶燈有個名稱叫『九子交抱伸天下,巨龍氣揚定乾坤。』據說最上面的九條小龍都是巨龍的兒子,由巨龍指揮來幫助森智公司向全世界擴張業務。這個水晶燈還去保了高額的產物保險,聽說是天價,但一直都是不為人知的秘密。

 

Karen看著那盞水晶燈心想:「我記得墨樵老師說這九條龍個有來歷,不過我忘了!呵呵,自己太不用功了,下回要再問一問老師。」Karen每次經過這個水晶燈下都會不由自主的雙手環抱於胸口,緊縮脖子,快速通過,深怕被這條巨龍和他的小孩吸走了自己的財氣。走過水晶燈下就到了前台小姐的櫃子,這時Karen才敢把環抱的手和脖子放鬆,也鬆了一口氣。雖然說從來沒有被證實龍會吸人財氣,但總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Karen正要請前台小姐通報時,一個聲音由自己的後方傳來。

Karen,我就知道是妳,妳怎麼會來啊?」

Karen回頭一看:「神奇的Jack,原來是你啊,你突然之間出聲,嚇我一跳,小女子膽子很小的呢。」原來是資訊部經理Jack劉。Jack為何會有神奇的Jack的封號呢?當然不是因為廣告的關係。所有人上班都會用到電腦,而森智的系統更是龐大,各種部門所需要不同的系統,在整合時容易發生問題。一旦發生問題,全公司就等著、罵著、瞪著資訊部門來解決問題。Jack總是能在別人束手無策的問題上,快速解決。他的一雙手打起字來飛快,旁邊的人看到只會「哦~~~」的一聲,張開了大口,目瞪口呆。所以大家封他為神奇的JackKaren比別人更知道Jack在床上真的是比別人更神奇,不管是Size或是持久性,在她的經驗中可以排上第一名,目前還沒有人能破他的紀錄。

「妳膽小,那就沒有人膽子大了。」Jack笑著說:「說真的今天怎麼有空來啊?妳公司不是出了大事了嗎?」

Karen苦笑:「好事不出門,壞事倒吹的快。我奉了你們曹董的命令來的。」邊說邊拉著Jack到一旁小聲的問:「案子怎麼了嗎?曹董好像要停掉這個案子吔,今天急著叫我來。你有沒有風聲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Jack皺眉:「真的嗎?我沒有聽說吔!因為以公司的簽呈來說,我這個部門給妳的評比是第一名啊,而且資訊部門的所有同仁都口徑一致同意由你們來承作這個案子,沒聽說有什麼意外啊?我想妳要問一問曹董。」

Karen:「會不會是採購部門的問題啊?」

Jack:「不知道,看來應該不是,因為採購部門也簽核結束,往上送了啊。我昨天幫妳打聽過了,已經簽到曹董那裡了,只等他簽完合約就會用印了。」

Karen:「看來曹董還有意見,我去問問他好了。」說完轉身要走。

Jack拉住了Karen小聲的說:「我幫了妳這些忙,妳可要怎麼謝我啊~」

Karen瞪了他一眼,小聲的說:「死相,等我先把曹董搞定再說啦~」

Jack低聲笑了笑放開了手,在Karen耳朵邊小聲的說:「好啦,先祝妳順利了哦~送妳一手滿滿的祝福」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

「啊~」Karen嚇了一跳輕叫一聲,瞪了Jack一眼。心想:「天底下的臭男人都是一個樣。」快步向曹董辦公室走了過去。

     Karen愈是接近曹董辦公室愈有一種沒來由的緊張,緊張到反胃,有種強烈的感覺想抓兔子,嘔吐物已從胃翻上來到了喉嚨,馬上衝到旁邊的女廁所去狂吐。吐出來的都是水,今天已經夠驚嚇的了,沒吃什麼東西,只能吐出水來。

「今天怎麼那麼倒楣啊,一連的衰事,今天真是帶賽。」Karen心想。曹董還在等呢,還是快點補粧去見他吧。

     

    Karen妳來啦,真是辛苦妳了,請坐啊!」Karen和曹董寒喧了一陣,找了秘書送來咖啡。Karen喝了一口,心想:「先下手為強,我先來問問你這隻老狐狸。」

     Karen:「曹董,我們公司很受貴公司的關照和愛護,所以這次能得到貴公司的青睞和我們簽合約,真的很感謝啦~我們一定會全力以赴來完成這個案子的,請您放心,我們另外找一天讓我們總經理作個東道,請您吃個飯,來慶祝專案開工。」

     曹董笑笑說:「妳太客氣了,吃飯是小事啦~這個案子都還沒成啦,等真正合作的時候,還要請貴公司大力協助,來完成這個專案啦。」這個話中的意思就是條件還沒談好,先別談慶功的事,搞的我不爽,還不一定給你們家作呢。

     Karen心想:「就知道你一定叫我來,一定另有所求,我就看看你倒底要什麼?」接著開口問:「曹董,我知道今天Tom的意外事件讓大家都有點措手不及,你都不知道Tom跳樓的時候,就剛好跳在我坐計程車的前檔風玻璃上,全臉都是血眼睛還睜的好大,好恐佈哦,嚇的我三魂去掉了二魂,只剰一魂一魄,到現在我的腳都還很軟走路都走不穏呢。」Karen撒嬌的說。她的打算是故意把話題兜遠一點,先鬆懈一下曹董的心防,再談入核心。

     曹董:「真的啊,妳就剛好在車上嗎?我看午間新聞時,只看到二部車被壓爛了,沒想到是妳在車上。」

     Karen裝著可憐故意發個小抖:「當時我和另外二個女同事都坐在車上,Tom從天而降,坐在前坐的那個女同事嚇得臉都白了,還是被別人扶下車的。……..Karen把當時的情形說了一遍,當然加了許多的情緒轉折,曹董聽得有如身歷其境一般,邊聽邊搖頭嘆了幾口氣。

     曹董:「那Tom為何要跳樓啊?」

     Karen:「還不知道呢?但聽警察說,好像是自殺,但原因還不知道,說是什麼調查不公開。」

     曹董:「那Tom有沒有留下什麼和森智有關的交待文件呢?」

     Karen心想:「老狐狸終於問到題上來了。」Karen說:「沒有吔,因為若和森智有關的事,我都會知道的。他沒留下什麼文件或口頭交待的事。」

     曹董:「那就糟啦,我和Tom有談了一些協議,不知道現在還算不算?是你可作主?還是要找你們Bill?或是等於沒談了,算了!案子就等一等再說吧~」

     Karen心想:「還好先問過了墨樵老師,就知道你有所求。」接著開口:「曹董,我想Tom雖然不在了,但合作還是可以繼續的。因為貴公司簽約的對象是金石公司不是Tom,所以若是您之前和Tom的協議為何,可以提出來我們談談,我想我們還是可以合作愉快的。」

     曹董心想:「這個女的還算上道,但能力不知如何?萬一她只是個花瓶中看不中用,辦不了大事,告訴了她等於砸了這件事,那可不妥?」接著試探性的問:「不知道妳在公司有多大的權限?」

「老狐狸露出尾巴來了。」Karen心想。「曹董,我在公司也算資深,大大小小的案也接過不少。只要被我服務過的客戶都知道,我的口風最緊了。不管什麼案子,也不管有沒有合作成功,談過的內容決不會從我Karen的口中露出去。」

Karen停了一下再說:「曹董,我很想做成這個案子,這個案子對我們這一組來說算是很大的業績,要感謝的是曹董的大力幫忙,當然我們也不能不知感恩,我們一定會備一份禮來謝謝曹董,我相信之前Tom雖然沒能來的及交待要準備這份禮,但我們決不能不懂禮數。當然這份禮也是您知,我知不足為外人道。」

曹董開心的笑了出來,「很好,金石公司有妳這麼一位得力的協理,我想未來一定大展鴻圖啊。」

Karen:「還要曹董多關照才行啊!」

     曹董:「一定,一定,那也要妳的幫忙才行!」

     Karen:「還請曹董多指點條明路

     曹董伸手比了個三十。「不知是三十萬還是百分之三十,三十萬不太可能,太少,曹董不會為這個小錢大費周章,應該是百分之三十,但那也太多了吧!但若不是那麼多,有必要這麼在乎嗎?Tom怎會答應簽這種合約?Tom一定也有好處,不然怎會談合約?但應該再確認一下比較好」。Karen用眼神詢問著曹董,曹董有點不耐,眼神開始有點不屑。

     Karen不喜歡這種眼神,但只想要有個確實的答覆,轉念一想問:「曹董,貴公司遍佈海內外,各種交易的貨幣單位都有,不知道貴公司用的是那一種單位來作為計算呢?是台幣?美金?歐元?還是百分比?」這話問的有趣,貨幣單位沒聽過百分比的,但Karen猜應該是這個答案。

     果然,曹董:「我們都用百分比來計算單位。」

     Karen笑著說:「我知道了啦,這樣的單位好算呢。這個單位稍稍超過了我的額度一些,但我回去想想辦法和Bill談談,讓Bill還是請曹董吃個飯,表示一下我們要合作的誠意,為我們的合作暖暖身,您看這樣好嗎?」

     曹董:「好,就等妳安排啦,妳要業績多快下來,就看妳的努力程度啦~」

     Karen:「謝謝曹董,我會盡快安排的。」

     曹董:「我相信妳做完這個案子,Tom的位子就是妳的啦!。」

     Karen:「還是那句老話,還請曹董多關照啦~」

曹總意有所指的說:「放心妳這麼幫我,我也會盡力回報的。」

     曹總笑了笑回按下和秘書通話的按鍵說:「林秘書請司機把車開到前門,我要出門了。」

     Karen知趣的說:「那我先告辭了。」說著往後退。

     曹董:「不送,慢走哦,等妳消息。再見」說完就低頭撥起電話,不再理Karen了。

     Karen退出了曹董辦公室後,直奔洗手間,感覺嘔心又吐了一回水。

心想:「還好先問了墨樵老師,真是看透了這隻老狐狸。他的胃口還真大啊,真是太不要臉了,自家的公司還吞的下去。」

Karen突然想起來:「對了,曹董只是個小股東而已,不是大股東,難怪會這樣幹。」Karen洗了洗臉,補了一下粧。

又想:「這樣大的金額要找Bill來談了,不知道他會怎麼想?算了回去再說吧,說不定今天Bill早下班了。」

 

     Karen回到辦公室,早過了下班時間,路過前台,前台小姐Marry剛要下班,看見Karen向她說:「明天早上Tom的家人要請法師來招魂,如果妳有忌諱那就走後門進來吧。」

     Karen:「好,我知道了,Marry妳今天怎麼還沒走?」

     Marry:「還不是Bill,叫我晚一點走,要通知大家明天的事,該通知的都通知了,不然也用E-mail通知了。」

     Karen:「今天妳辛苦了,要應付那麼多人。」

     Marry:「沒辦法,誰叫今天是這麼恐佈的一天。最難應付的是記者啦,每家電視台都來問。問就問,沒事還一直問我的手機號,真是夠了,假公濟私。」

     Karen笑著說:「誰叫我們的金石之花Marry這麼美呢?大家都想追啊?呵呵呵~」

Marry白了她一眼:「妳啊,就跟那些男業務一樣,愛吃我豆腐,不跟妳說了,我要下班了,再見~」說完就走了出去。

  

Bill果然如Karen猜的一樣已經下班了。她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想著今天所有發生的事情,也想著明天要怎麼和Bill談曹董的要求。

突然音樂大響「Nobody nobody but youNobody nobody but youNobody nobody…Nobody nobody…….Karen嚇了一跳,今天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嚇了二回。

Karen看了看是Lonny打來的,他原本是Tom介紹給自己的去經營的客戶,現在已經變成好朋友。

Lonny,你好啊,你也看到新聞了哦?」

  Lonny聽聲音有點不安的感覺:「Karen,你知道Tom的事了嗎?」

 Karen嘆了口氣:「Tom今天跳樓,剛好死在我坐的計程車上,我的魂都快沒有了。要找時間去收驚一下呢。」

Lonny:「警察來怎麼說的?」

Karen:「說是自殺的,還在調查中,但八九不離十啦。」

Lonny帶點緊張的聲音說:「Karen,我告訴妳一件事哦,妳答應我不可以告訴別人哦。」

Karen說:「不能講你就不要跟我說啦~,不然我心中又放一個秘密。」

Lonny:「不行啦,我就知道妳嘴巴緊才跟妳說,我沒別人可以說啦,不說我又難過,妳就讓我說一下啦~」

Karen無奈的說:「好吧,你說吧,是不是你和你老婆床上又不合的事?」

Lonny:「不是啦,我們球隊這週日有球賽,我早上打電話給Tom約他要去打球,他還答應我會去參加。後來那時有人叫他,他叫我等一下,然後按下電話的保留鍵,就再也沒有回來接電話了。我以為他要忙,所以等了一分鐘就先掛電話了,本來晚一點再聯絡的,沒想到午間新聞就報導他死了。」

Karen愈聽愈害怕,拿著手機的手不自覺的發抖。心想:「凶手就在這間辦公室內,但到底是誰?為何要殺Tom?

Karen小聲的說,深怕隔牆有耳:「Lonny,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這件事哦,不然會惹禍上身,我也不會講的。我們都要忘記這件事,就當作沒這件事發生。」

Lonny也小聲的說:「我知道啦,所以我才跟妳說啊,要聽妳的主意,看看要不要跟警察說。」

Karen不想再辦公室多說太多,再壓低聲音說:「先別說啦,不然我們都可能有殺身之禍,先不動聲色哦。看有什麼情況我再跟你講。知道嗎?」

Lonny:「知道了,那先掛電話了哦,再見。」

Karen:「掰啦~」切斷電話。

心想:「到底誰要殺Tom?還是Tom發生了什麼事想不開?Tom到底私下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呢?如果凶手是這個辦公室的人,那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被害者?」看看週遭只有自己的房間燈是亮著的,別人都下班了,愈想心裡愈毛,拿起包包快步走向電梯,幾乎是用逃的離開了公司的大樓,不是因為害怕Tom的鬼魂,而是更可怕的人。有時,人真的比鬼還恐怖。

 

金石大樓充滿了詭異的氣氛,是Tom的陰魂不散?還是凶手伺機而動?到底是誰才能解開這個迷題呢?是歧陽居士?還是墨樵老師?Karen會順利的升為副總嗎?曹董的要求只有錢嗎?森智公司的巨龍真的能吸人的財氣和靈氣嗎?

    請看下回分解~

創作者介紹

杰瑞森林(Jerry Forest)易經筆記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梅子
  • 這幾天會比較忙~ 不過第三篇就已經慢慢開始解說易經囉~ 福中帶禍,禍中帶福~ 是福是禍後續揭曉! (開始懷疑曹董中!)
  • To:梅子
    看到第三回了,很快吔
    故事可以讓大家了解易經在講什麼哦
    慢慢看哦~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1/04 13: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