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老虎果然厲害,都已經入秋了天氣還是那麼熱,汽車若是停下來,冷氣都會覺得不夠冷。只要到戶外的人,不多久一定會汗如雨下。脾氣不自覺的變的暴燥起來,耐心指數快要變為零。

 

    昨晚忙著打一份執法過當的報告幾乎沒睡了,眼睛只能張開一半而且充滿了血絲,一早還被通知去處理金石公司的跳樓案,伍正義警官心想著:「到底是誰想不開啊?一早就跳,我都還沒睡呢,就有人急著去投胎,打算睡了永遠不醒。人生也許就是這樣不公平吧,有人急著想死,有人想方設法的要活下去。」伍正義警官大家都叫伍Sir,身高170CM,中等身材。爸爸是當年由大陸轉進(講撤退太沒面子了,爸爸不許講撤退,只能講轉進)來台的老兵,原來伍正義的名字叫伍思期,是爸爸思念著回大陸老家想快一點反攻大陸,希望回大陸的歸期能快一點到來所以就取了這個名字,意思就是思念著回歸大陸家鄉的日期快點到來。還沒等到回大陸呢,伍Sir小時候就為了這個名字打了許多架,因為被同學取個別名叫思春,只要一見到他就唱著「思想起」,但改唱為「思春起」更過份的還模仿貓叫春的聲音。因為這樣打多許多場架,但因打架也結交多許多好友,過了一段熱血的青少年時期。

    但真正讓他想改名字的是那個暗戀許久綁著二條麻花辮的校花。他花了3個月的時間作心理建設,私下動用關係和朋友的力量『打「跑」了』其他競爭對手,用顫抖的聲音拿著稿子向心愛的女生告白時,她的回答是:「你就是那個思春的男人哦,你很有名吔!你可以唱一唱思春起來聽聽看嗎?我聽同學講起都覺得好笑呢。我爸說你可以去當諧星吔!」打了N場的架,不論流過多少血都不會覺得痛苦,第一次覺得心中流的血,好痛哦!真是英雄氣短。

    熱血男兒雖敗不死,在那個改名不易的年代,一個年輕人為了情路順遂,千辛萬苦求爺告奶的要求改名,本來他爸媽堅持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原則。因後來大陸開放,雖然台灣還沒開放前往大陸,爸媽還是偷偷的買了彩電回大陸探親成功。即然已經回家成功,就不再堅持伍Sir改不改名,終於成功改名為伍正義。後來果然人符其名,為人太過剛正不阿,女生都喜歡有情趣壞壞的男人,所以伍Sir的情路一路走來仍然不順。

    伍Sir喜歡穿著一身黑,這天穿著黑色的Polo衫,經典刷藍色牛仔褲,Timberland咖啡色的6吋短靴。下了同事開的警車,看到的是金石公司門口拉起的黃色封鎖帶,封鎖區中的二部車仍保留在現場,人應該已經送往了醫院,聽說未到院已無生命跡象。伍Sir走過那個風水瀑布,瀑布的水是封閉式的循環流動,一直流動不停,但可以看到瀑布有部份的假石上不被流水沖刷的部分仍有數塊殘留的血跡和小血肉塊,可見當時人跳下時的地心引力的力量有多大。

    伍Sir到十樓第二個封鎖現場就是Tom的辦公室,鑑識科的人採證早已結束,穿過了Tom辦公室門口拉起的封鎖線,窗戶是打開的,看來Tom是從這裡跳下去的。伍Sir納悶著,一般的辦公大樓窗戶都是密封的,為何這裡會作一個可以打開的窗戶?十樓本來風很強的,但今天天氣熱悶了,一點風都沒有,真是太怪了。桌子放著零亂的文件,桌下也有,看來好像是Tom生氣著把文件用手掃到桌下一樣。伍Sir很快在辦公室的各個地方及桌下椅子檢查了一遍,看來是沒有什麼異狀,也沒有留下遺書之類的。走到窗邊往下看,下面那二部被撞的車就在正下方,伍Sir想像著Tom跳下去的情形。往上看,太陽光直射入眼睛,對於一夜未睡的人,真是見光死,眼睛都睜不開了。回到辦公室內檢查一下桌上和地上的文件,都是業績報表、財務報表及活動行程等,沒有什麼特別的。伍Sir心想:「沒有什麼特別的怎會想不開?」伍Sir坐在Tom的椅子上,檢查著各個抽屜,在最右邊的最下層抽屜中的最底層看到半張皺皺的A4紙,看來是本來要揉掉但又攤平了的。是張紀錄財務的紙張,藍色和紅色字相間,上半部是藍色居多,但少了下半張。

    伍Sir把那半張紙放進了自己的口袋中,把身體坐直,環顧四周。Tom的位置正前方有二張面對自己的椅子,椅子後面是一套茶几和沙發組。沙發茶几右邊有一套Callaway高爾夫球具,對面是一張Tom在打高爾夫球時在果嶺上推桿的放大照片,大照片的左右二邊又有二張較小的高爾夫球隊員合照。照片下面是大大小小許多座高爾夫球奬杯,還有幾條顆一桿進洞的高爾夫紀念球,看來Tom是個高爾夫球迷,而且超極自戀。伍Sir往下看到桌面上,有幾個抽煙才會有的燒焦痕跡。這個副總也太有特權了吧,居然能讓公司在禁煙的大樓中,可以開扇窗戶滿足他吸煙的慾望。

    伍Sir:「奇怪了?煙灰缸到那裡去了?怎沒看到?」心念一動向左邊的窗戶看去並且走到窗邊向外上下左右找找,看到右邊有個隠藏的小平台正好可以放煙灰缸。煙灰缸中有著二根煙蒂,而煙灰缸下壓著一張皺皺的紙,拿起來一看。

    心想:「太好了,這麼快可以結案,真好,可以回去補眠了呢。」原來是剛剛找到的財務報表下半張紙,總計為紅色的虧損,高達了數千萬。

    伍Sir 和另一位警察讓金石公司的員工引到了會議室,開始要對相關人員問話,他不想太麻煩,簡單問一問就好,例行公事。因為他知道是死亡原因就是「自殺」。

    第一位進來的是總經理Bill,簡單的自我介紹和寒喧之後,由伍Sir發問,另一位警察作筆錄。

    伍Sir:「請問Tom平時有什麼異常嗎?」

    Bill:「並沒有。他是我公司很得力的助手,很陽光的一個男人,和同事的相處也很好。」

    伍Sir:「他的家境如何?」

    Bill:「應該還不錯吧,已退休的父母在南部鄉下買了一小塊自己的田地養老。已經通知了,今天應該會到。有一個老婆結婚多年一直沒有小孩,聽說老婆是不孕症。沒想到單傳的他沒能留下一個種。白髮人送黑髮人,唉~」

    伍Sir:「Tom平常過的奢華嗎?」

    Bill:「他薪水不差啊,常打高爾夫,有八十桿的實力,穿的是名牌,很愛美食,很懂的享受的一個人。」

    伍Sir:「你知道他的財務狀況嗎?」

    Bill:「不太清楚。」

    伍Sir拿出了那二張半張的張合在一起給Bill看, Bill臉上的表情,先是驚訝,再來是疑惑,接著是怒氣漲紅著臉,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二位警官都這不期而來的動作嚇了一跳。

    Bill:「他媽的,沒想到養虎為患,養老鼠咬布袋。道貎岸然的他竟然虧空了這麼多錢,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伍Sir:「這二張紙要拿回去作為證物不能給你,但你有空可以來拿證物的照片,或寄給你。」

    Bill:「伍Sir,謝謝你。這張紙只能讓我知道有這件事,我還要再回去多蒐集更多證據,要為公司的財產作保全。」

    這時,有人敲門開了一半的門,原來是Bill的秘書:「總經理,歧陽居士來了,你要見他嗎?」

 「正要找他呢,改風水改成出了人命,氣死我了,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說法,帶他去3號會議室等我。」不讓歧陽居士去自己的辦公室而去會議室接見,這表示Bill生氣了,而歧陽居士在Bill心中的等級等於降了一大級。

    伍Sir問旁邊作筆錄的學弟說:「筆錄作好了沒?作好了請Bill看,沒問題的話在底下簽名。」Bill簽完了名字再客氣了幾句,就去見歧陽居士了。

    警察學弟:「伍Sir,這件案子很簡單啦,我看你很累了,要不要早點回去休息?文書作業我來就好了。」

    伍Sir:「謝謝你啦,我剛還去請同事開著警車去麥當勞的得來速買了二大杯咖啡,還可以撐得住啦~」

    學弟:「那我們可以走了嗎?」

    伍Sir:「Tom還有一個秘書,問完了我們就走。其他人讓高學弟和陳學弟去問好了,反正不重要。」

    話剛說完有人敲門就直接進來了,是Amy。「她看到自己的主管死在自己的面前,除了驚嚇之餘,眼睛己經哭到紅腫,雖然已經擦去眼淚,但仍可以看到有未拭乾淨的淚痕,應該是傷心過度沒能注意自己是否該補粧了。也由此可以判斷她和死者的感情很好。」伍sir心想。

    從Amy走進來後,伍Sir的眼睛就沒離開過她,嘴巴張開雖然不大,也可以看的出伍Sir進入了放空的樣子。

    伍Sir:「她怎麼那麼美啊,就像是自己向上帝訂作的另一伴,現在送到自己的面前了。上帝竟然允了自己的願望?但衪怎會答應自己?自己何德何能啊?這不是夢吧?自己也四十了,終於思春到了盡頭,也會成真。我終於了解我當初的名字『思期』的真的意思了,思念到了最後,總是希望有成真的日期。太好了…..」念頭左思右想的,一直沒回應。

  「學長~學長~」學弟用手肘撞了學長二下。

    伍Sir回過神來咳了二聲定定神,看著Amy:「妳叫Amy?是Tom的秘書?」

    Amy本來低著頭,抬起頭回答:「是的。」

    伍Sir又被Amy的聲音震了一下,怎會這麼好聽的聲音啊?心跳加速已經開始有點心悸了,臉上也開始泛紅。手和腳也開始微微發抖,但老練的伍Sir並未讓別人發現。

    Amy:「警官,你的臉怎麼紅紅的?可能天氣太熱了空調不夠冷,我去調一下。」說著就起身去調整冷氣的温度。

    伍Sir心中大為感動,她這麼美又懂得體貼別人的心意,真是太難得了。

    伍Sir遇過的正妹大都是眼高於頂,因為太多男人去獻殷勤了,心中自不免要為男人們打分數。一般的正妹們打分數不外乎以下原則:

    第一名的當然是人帥又多金,分數自然給白金級的分數了。除了吃飯,逛街外各種邀約都優先考慮。當然只是優先考慮,若太容易答應的話,不顯得自己太沒價值了嗎?更何況帥也分等級,有錢也分大富和小富。

    男帥沒錢,或男沒錢但很帥分居第二、三名,每一正妹的評比不同,但第二、三名總跑不掉的。

    第四名是有錢但不帥,正妹在第一、二或三名的男人都不約她的時候,只好退而求其次應第四名的約。但第四名若出手不大方的馬上就會被打入冷宮永無翻身之地。

    第五名的是不帥、沒錢但有好口才,這類通常是愛情騙子或詐騙集團的成員。也能哄得女人掏心掏肺的付出,甚至還生下了小孩。

    最後是不帥,沒錢,沒口才,什麼都沒有的男人,基本上,她們的眼中沒有這一類人,所以根本排不上名次。

    伍Sir以前會為了正妹的分數,而自漸形穢,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仍是硬漢一條,但心中不免常會有自卑感作祟,看到喜歡的女人而卻步。但看到Amy卻給了自己許多莫名的勇氣,不再自卑。

    伍Sir:「謝謝妳,妳人真好。Tom平時對妳如何?」

    Amy聽到了眼眶又紅了:「Tom是個好老闆,平時對我很好,很照顧我。我是南部上來工作的女生,他給了我很多照顧。他是個好老闆。」

    伍Sir:「那妳知道他有虧空公款的事嗎?」

    Amy急著說:「不會的,他人很正直,不會這樣的。」

    伍Sir看著她急著為Tom解釋,心中有點不是滋味,拿出了那二張紙:「妳看,這是在他房間找到的,我想這就是他為何會跳樓的原因了。」

    Amy看了臉色大變一直搖頭:「不可能的,我不知道有這回事啊。」

    伍Sir:「知人知面不知心,我想他也不會讓妳知道所有的事吧,而且妳又不是他老婆,就算是老婆也不會知道所有的事。」

    Amy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最後變成一陣白:「說的也是,我不會知道他所有的事。」另一句話是在心中對自己說的:「我又不是他老婆,我怎會知道這所有的事,說不定他老婆才知道他所有的事。唉~」

    伍Sir不想在事情上變複雜,簡單的問問就讓學弟把筆錄完成簽完名起身走人。 Amy送二人到樓下大廳。

    學弟先去開車,伍Sir拿出名片給Amy:「若有什麼問題的話需要幫忙可以找我,我叫伍正義,英文叫正義伍(還用台灣英文講),正一五,正月十五日元宵節生的,也表示我很正義的啦,這樣好記吧。」

    伍Sir一會兒台灣英文,一會兒學原住民的口音,學的不像,但怪腔怪調的讓Amy笑了出來。伍Sir心中一蕩,真如春天來臨百花齊放,他心中只能想到的形容詞。

    伍Sir:「對啦,妳要常笑,那對身體才好,別再傷心了哦。」

    Amy:「你真是好人,我沒見過警察像你人這麼好的。」

    伍Sir:「那可不是所有的警察都這樣哦。有什麼事別怕麻煩,打給我就對了。」

    Amy笑著說:「好,那小女子就先謝了哦。」

    伍Sir正要答話,前台小姐喊:「Amy,來收掛號信。」

    Amy:「不好意思,我要回去工作了哦,謝謝你了。您慢走哦~」

    伍Sir:「好,再見哦。」說完走了出去也看見學弟向他招了招手,表示車已經到了。

    Amy到了前台拿到掛號,看到寄件人的名字是石致堂。這是Tom跟她的暗號,Tom有什麼機密的事要給Amy保留,有時會不方便直接拿給她時,會自己寄一封信留名石致堂。為何要叫石致堂,因為Tom直接唸就是湯姆,因為表現良好,所以常會讓人豎起大姆指來稱讚他,所以他又有個外號叫大姆哥。

    Tom曾對Amy說:「我是大姆哥,妳是食指妹,我們扣在一起,一切就OK啦~」所以他們要一起約會時,就會用大姆指和食指扣在一起比出OK的手勢,就知道今天晚上的老時間在老地方見,難怪大家從來沒發現他們在一起的證據。石致堂的『石致』二字就是食指的諧音,『堂』當然就是指湯姆的湯字諧音,所以石致堂也就是Tom和Amy二人OK的意思。

    Amy打開信封,裡面有一個比食指指節還小的Sony Ericsson Micro SD卡,另有一張小紙條寫:「生命攸關,妥善保存。」看完想都不想就把SD卡塞進左邊胸罩內側放好,信封和紙條撕毀丟進了回收筒,走去等電梯。心想著:「人都死了,還生命攸關。唉!!!太遲了啦~」

    Amy出了電梯,胃中一陣翻騰,跑到廁所一陣狂嘔,但吐不出東西來。因為早上看到Tom的屍體已經吐過一次了,現在吐不出東西了。心想真是太糟了,未來要怎麼辦呢?一邊洗臉,一邊哭。這時聽到腳步聲,有人走進來了。

   「Amy,妳在這裡哦!」原來是Karen。「我剛和Bill還有歧陽居士聊天,剛講了一大堆什麼有人破壞了風水,瀑布的水流的時間沒有按他講的時關閉開關,晚上招陰氣所以才會不好。車子的行進方向有錯,我們現在是由右轉進入公司,但當初他講的是要改運要逆向走,所以應該是由左進右出。還有,他說Tom當初就是不聽他的把窗戶封起來,所以才會有煞氣,也因為樓下有瀑布,那個煞氣流動太快把他煞死了。天啊!他講什麼都有理由啦~」

    Amy:「那Bill說什麼?」

   「Bill覺得的確是有些地方很難完成,例如開關瀑布的時間,還有左進右出,那交通會更亂,但也因為歧陽居士早就說過,所以一時也難以駁他。就再聽聽了哦。」

   「那Karen,妳覺得呢?」

   「我覺得歧陽根本就是個江湖術士,滿口胡說,又沒根據。說不定本來風水沒事,讓他一破壞,Tom本來不該死都變成該死了。」

    Amy紅著眼睛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Tom就死的太寃了啦!」

    Karen:「是啊,但人死不能復生啦,我才不讓那個歧陽來搞亂我的生活咧,我有認識一個墨樵老師,說的有根有據,不會亂騙人,正直多了,我有事都請教他。」

    Amy:「那麼厲害,改天介紹我認識一下。」

    Karen:「好啊,沒問題的。」這時手機響了。

    Karen:「Amy,是我的大客戶打來的,我先接電話,再聊哦。」接了手機並且走了出去「曹董您好啊,有什麼指教啊~」

    手機傳來曹董的聲音冷靜而有威嚴:「Karen聽說Tom跳樓了,怎會這樣啊?」

    Karen謹慎的:「原因還在調查中,但不會影響我們的合約啦~請您放心。」

    曹董:「雖然我們簽了合作意向書而且下了PO,但現在這個情況合約可能還要緩一緩。妳今天找個時間過來談談吧,可以嗎?」

    Karen心中駭然,不會吧,到嘴的肉飛了?「可以,可以,我馬上就過去,曹董,我馬上就到,等我哦,再見,再見。」

    Karen心想:「Tom死的太不是時候了,早不死晚不死徧徧這時候死。當初自己花了多大的心思,努力了多久,也應酬了許多臭男人才把案子從無預算到現在的大案子。雖然最後是由Tom來踼這臨門的一腳才達成的協議,雙方是雙贏。曹董到底在想什麼啊?真慘!

    Karen:「心想,對了請我墨樵老師幫我算一卦。」

    拿起手機撥了墨樵老師的電話,和老師談了一會兒。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叫了計程車出門去了。

    墨樵老師究竟和Karen談了什麼?是否可以讓這個案子順利拿到還是會胎死腹中?Tom真的是自殺嗎還是另有隠情?伍Sir像極了思春的男人,他會有什麼進一步的進求Amy的行動嗎?歧陽居士真的是江湖術士,還是真的是高人呢?

    金石公司的另一場風波才要開始。

創作者介紹

杰瑞森林(Jerry Forest)易經筆記

杰瑞森林 J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梅子
  • Karen消失了! 皆下來會越來越有趣喔!
  • To:梅子
    妳看到第二回了哦
    很不錯哦,慢慢看,我明天會上傳第八回
    妳一天看一回,很快就會來催我寫稿了,我要加油才行~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1/02 23:32 回覆

  • 紫 星
  • 早安~Jerry
    一連看了二回 粉精彩喔
    不過黑底白字看來有點吃力
    明天再繼續第三回 ㄎㄎㄎ. . .
  • To:紫星
    我現在努力在找圖中,希望改變我的版樣,黑底白色的確是有點辛苦
    我會加快腳步來找新的樣式,到時改版就不會這樣吃力了,現在請妳多包涵
    我每週都會花很多時間來寫小說和故事講易經
    希望大家能懂啦
    如果有什麼建議的地方,歡迎指教哦~
    我才能把版改的更好
    謝謝哦~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1/06 15:42 回覆

  • 龍的故鄉
  • 趴特兔~簽到
    不錯看
    板形是有些吃力~
  • To:龍的故鄉
    謝謝你來看金石情易,我正在找美工作新版形,請忍耐一下哦,我會很快換的
    相信可以很快會讓人覺得清爽啦~
    歡迎來看哦~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0/11/08 15:11 回覆

  • 欣悅
  • 杰瑞說故事 欣悅喜歡看囉~^.^~

    改名字真ㄉ可以改變運氣ㄇ>??<"懷疑著
  • 謝謝欣悅哦,歡迎常來看小說

    杰瑞森林 Jerry 於 2012/05/18 13:52 回覆